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文简报
数字金融发展与劳动收入份额提升
——来自上市公司的经验证据
发布时间:2022-11-22 15:06:27

 

熊家财 章卫东(江西财经大学)、刘充(厦门大学),《经济评论》2022年第6

 

提升劳动收入份额是促进共同富裕、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新发展格局的关键环节,在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以及中央提出推进传统行业数字化的背景下,数字金融能否推动金融发展,缓解企业资金约束、改善企业要素分配结构,进而提升企业劳动收入份额?

在理论分析基础上,本文以2011—2019年中国A股上市公司为研究样本,考察数字金融发展对企业劳动收入份额的影响,研究发现:(1)数字金融发展有助于增加企业人力资本投资,进而提升企业劳动收入份额。在使用不同方法进行稳健性检验后,这一结论依然成立。(2)作用机制方面,地区数字金融发展通过缓解融资约束、降低融资成本进而提升企业劳动收入份额。(3)异质性方面,相比规模较大的企业、金融发展水平较高的地区,数字金融对企业劳动收入份额的提升作用在规模较小的企业、金融发展水平较落后的地区更为显著。

本文具有以下政策启示。第一,基准结果表明数字化赋能有利于金融行业进行增量创新和存量升级,提升金融市场匹配效率,进而改善劳资分配结构。因此,政府部门应从政策制定和完善基础设施入手,推动数字金融发展。政策制定方面,政府应给予相关产业更多政策倾斜,持续鼓励并支持金融数字化应用,以数字行业产业化、传统产业数字化的方式,发挥数字金融信息优势和模型优势,完善金融资源匹配机制。基础设施方面,政府应推动数字基础设施建设,联通信息孤岛,推动数字信息跨区域流动,以发挥信息在数字金融中的基础性作用,破解信息不对称下金融主体的逆向选择和道德风险,进而改善金融市场效率,优化劳资分配。

第二,异质性检验表明数字金融有助于补齐传统金融下企业规模、地区发展水平差异的短板。因此,精准施策是平衡数字金融发展、提升企业劳动收入份额的应有之义。面对异质企业和地域,相关部门应立足精准,以定向优惠政策、信息资源和人才队伍匹配中小企业和金融发展落后地区,进而以政策、信息和人才三大资源积极鼓励和引导数字金融在上述特征企业、地区的发展,以此发挥数字金融在上述企业和地区间的边际效应,补齐金融支持短板,进而提升企业劳动收入份额,推动共同富裕。

第三,政府部门应鼓励现有金融体系持续优化提升,以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企业劳动收入份额提升奠定市场基础。本文表明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是制约企业劳动收入份额持续提升的关键因素,金融体系在其中为主要矛盾。基于此,政府应从金融政策、金融服务以及金融监管三方面入手,推动金融供给侧创新和改革。金融政策方面,政府应以包容性政策打下制度基础,坚持金融市场开放、鼓励金融创新,引入金融运营新思维,进而推动金融机构产品和管理模式创新。金融服务方面,政府应精准滴灌,针对不同金融主体需求,提供精准金融服务支持,以推进数字金融行业发展。金融监管方面,政府应坚持包容审慎监管,以针对性、持续性和穿透性为原则,构建宏观审慎监管机制,进而在规范有序的条件下推动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此基础上为金融市场注入金融效率新动能,缓解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提升企业劳动收入份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