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文简报
名义负利率传导机理与传导效果
发布时间:2021-11-19 16:30:46

 

张龙  厉沛霖  牛洒洒(西南财经大学)

《名义负利率传导机理与传导效果:文献综述》,《经济评论》2021年第6

 

在过去的几十年间,全球主要发达经济体的利率水平呈现出惊人的下降趋势。以美国为例,CEIC数据库显示美国联邦基金利率已由20世纪80年代的15%左右的高位下降至目前的零利率水平。究其原因,学者们普遍认为,技术、人力资本和行为偏好等因素的变化导致了实际均衡利率的趋势性下降;而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安全资产不足、过度储蓄和人口结构老龄化等宏观因素则进一步加剧了此现象。就在政策利率逼近零值、常规货币政策空间不足、量化宽松与前瞻性指引等非常规货币政策收效甚微之时,零利率下限约束被打破,名义负利率政策应运而生。

为了提振通胀,或是维持币值稳定,欧元区、日本、瑞典、挪威、丹麦和瑞士等经济体纷纷实施名义负利率政策。虽然各大央行的名义负利率政策实践由来已久,但在全球经济复苏乏力、新冠疫情持续冲击的背景下,名义负利率政策再度成为热议话题。

名义利率为负可以理解为:当正收益率投资标的极度匮乏、货币流动性极度充裕时,货币已可怜到无处安放,而持有货币又需要承担诸如运输、储藏和安全等成本,因此货币变成了负担,此刻人们会情愿向资金托管人(如银行)支付一定的保管费,这个保管费就是负利息。当然,若保管费过高,人们就会选择自己持有货币,因此负利率存在下限问题并要求轻微为负。

各大央行的实践均已表明,名义负利率政策可以显著增强量化宽松与前瞻性指引等非常规货币政策的疗效,并能达到相得益彰的政策效果。在全球利率中枢不断下移的历史趋势下,将名义负利率政策纳入货币工具箱以备不时之需就显得尤为重要。鉴于此,我们简要梳理了主要国家的政策实践,并系统介绍了名义负利率政策的传导机理和传导效果,最后讨论了其主要争议与未来发展。

总的来看,名义负利率政策与传统利率政策的传导机理大致相同,仅在政策调控模式和操作工具等方面略显差异。名义负利率政策在调节汇率方面表现出色,在传导效率和对金融机构的影响方面存在争议,短期内在提振通胀方面略见成效,长期内可能存在着扭曲经济结构等多方面的非线性影响。

需要注意的是,名义负利率政策作为一种权宜之计,并不能让老龄化社会重焕活力,也不能给予生产率水平较低的经济体以创新驱动的增长动能,只能帮助货币当局对抗深度衰退。目前,在我国经济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的关键时期,我们应当积极借鉴各国名义负利率政策富有成效的实践经验,以丰富和完善货币政策工具箱;同时要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珍惜零以上的政策利率操作空间。

与名义负利率政策配套实施的准备金分层制度具有很强的借鉴意义,其长期效果及退出等问题有待进一步研究。未来可结合数字货币的应用,对负利率的下限问题作进一步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