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文简报
金融结构影响消费者福利的效应与机制研究——兼论最优金融结构理论
发布时间:2019-11-26 16:43:18

 谢贤君  王晓芳(西安交通大学)、孙博文(北京大学),《经济评论》2019年第6

 

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我国金融发展程度、基本功能都取得了突破性进展。不少学者认为,我国金融体系存在两个突出特征,即具有较高的金融抑制程度和银行占金融体系绝对主导地位。由于改革开放以来,政府对金融体系的干预程度不断下降,使得金融抑制水平也降低;同时适度的政府干预有益于市场经济体制机制不完善的经济体,在这一阶段,高金融抑制程度和银行占主导地位的金融体系也是与当时我国经济增长模式相适应的,因而,这种金融体系能够支撑改革开放以来的经济高速增长和保障维护金融基本稳定。

随着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经济增长模式转型也必须要求金融模式转型发展,这是直接决定我国经济能否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关键因素。同时,保障社会民生,也是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内容。所以,在我国经济社会转型时期所面临的两项重大议题是推动金融体系改革与保障社会民生。而金融结构关系金融体系改革,消费者福利水平关乎社会民生。在此背景下,金融结构对消费者福利效应产生影响毋庸置疑,但影响效果如何,路径又怎样?特别是对最优金融结构理论的基本内涵及拓展内涵又有怎样的深入的认识和理解,这是我们探究上述问题的根本要求和根本动力。

基于福利总平均水平和福利均等化水平两维福利度量水平,我们引入消费型福利(福利总体水平)、均等型福利(福利均等化水平)和结构性福利(某领域福利水平占福利总体水平比重)三维福利度量水平。理论上,市场主导型金融体系通过提高经济增长水平,改善居民收入不平等状况,从而直接提升消费型、均等型和结构型福利效应。市场主导型体系结构不仅有助于促进产业结构升级,促使金融结构与产业结构相适应;还有助于促进人力资本积累,促使金融结构与人力资本积累相匹配,从两个渠道提升消费者消费型、均等型和结构型福利效应。

为了检验上述理论假说,我们采用2000—2015年我国30个省份的面板数据作为研究样本进行实证分析。首先,根据中介效应检验模型及其发展模型,对金融结构影响消费者消费型、均等型和结构型福利效应的直接效果和间接路径进行检验,实证结果显示,市场主导型金融体系显著提升消费型、均等型及结构型福利效应水平。间接路径方面,金融结构的消费型福利效应既存在通过促使金融结构与产业间或者产业内结构相适应的中间路径,也存在促使金融结构与拥有大学本科及以上学历的就业人员占比、与拥有大学本科及以上学历中从事金融行业就业人员占比相匹配的中间路径;而金融结构的均等型福利效应和结构型福利效应存在通过显著促使金融结构与产业内部结构相适应的中间路径,也存在促使金融结构与拥有大学本科及以上学历的就业人员占比、与拥有大学本科及以上学历中从事金融行业就业人员占比相匹配的中间路径。并且,不同类型的福利条件下,金融结构与产业结构相适应、与人力资本积累相匹配的调节强度不同。其次,通过对内生性问题处理,发现检验结果依然稳健,保障了估计结果的可靠性。最后,进一步基于双重门槛模型检验金融结构的非线性特征,结果深刻反映了最优金融结构理论的基本内涵及拓展内涵——一定阶段金融结构与产业结构水平相适应、与人力资本积累水平相匹配才能助推经济增长,间接验证了最优金融结构具有动态调整功能和阶段性特征。

研究结论的政策启示是:未来通过扩大产业升级的政策支持力度,持续提高产业结构中高新技术产业、资本密集型产业、创新型产业的融资支持力度等重要举措,以达到促进产业结构升级的目的;通过合理科学设定人才引进和激励政策目标,合理规划高层次人才引进制度,以实施与产业结构、金融制度安排相匹配的人才落实方略,即在人才引进与激励机制上需要满足与地区产业结构、金融结构相匹配的要求,以达到人尽其用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