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文简报
不确定性、粘性信息的叠加效应与我国农村消费潜力释放
发布时间:2018-05-28 08:35:13

 宋明月(山东师范大学)、臧旭恒(山东大学),《经济评论》2018年第3

 

与城镇居民相比,我国农村居民消费需求受到了更大抑制。2017年城镇生活消费品总量相当于农村生活消费品总量的6.15倍,而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却仅为农村居民的2.71倍,说明城乡收入的绝对差距并不能完全解释城乡消费差距,需要我们去寻找其他原因。而我国农村政策敏感度、社会保障程度低于城镇是不争的事实,一方面农村短期宏观经济信息滞后,消费决策信息搜集成本更高,我们称之为信息粘性程度更高,从而使得农村居民消费决策效率产生损失,导致后期消费的不充分调整或过度调整;另一方面农村居民收入波动程度较高,收入来源普遍缺乏稳定性,医疗支出保障程度较低,面临未来不确定性时的谨慎心理较强,预防性储蓄动机的强度就会更大。因此,上述同时面临较高的信息粘性程度与较高的不确定性的情况,是否是农村居民消费抑制的原因之一呢?我们实证检验了粘性信息、收入不确定性的叠加效应对于农村居民消费储蓄行为的影响。

我们采用31个省份2013-201616个季度的面板数据,经过估计得出农村信息粘性参数的大小为0.85左右,意味着每个季度有85%的消费者不更新决策信息,或者每个季度有85%的消费者受到粘性信息等因素的影响,而相应地,只有15%的消费者及时使用最新信息进行决策。也可解释为,整体消费者都是同质的情形下,每期的决策只采用15%的最新信息,另外85%的决策信息为滞后信息。说明这一时期农村居民的消费波动呈现出非常显著的跨期相关性,因此任何的冲击都会对后续的消费施加持续的影响。接下来利用信息粘性参数的估计值,我们构建了衡量所面临收入不确定性逐期累计值的替代变量,发现粘性信息下居民面临的不确定性要数倍于不考虑粘性信息时的情况,并实证得出,由于粘性信息与未来不确定性的叠加影响,不确定性的加剧挤出了较多的消费支出,引致了更多的预防性储蓄。可以看出,我国农村居民消费受到抑制的原因不仅取决于不确定性,也取决于粘性信息。进一步地,对东中西部地区农村的分析发现,农村居民的消费增长对于不确定性的反应是有差异的,西部敏感性程度最高,其次为中部,最弱为东部。

上述研究结果带来的政策启示为,政府应通过缩小城乡社会保障程度、消费金融供给等差距,改善农村家庭的消费预期,减小微观家庭的预防性储蓄动机,进而引导微观家庭理性最优决策;同时增加政府部门、企业部门在农村地区的宏观、中观经济信息的透明度和宣传力度,及时引导农村居民形成渐进理性的预期;加快收入结构升级与多样化的进程,提高农村家庭收入。分区域来看,针对西部地区农村居民,可着重从减少收入不确定性程度入手;中部着重于增加农村居民稳定的收入来源;东部则着重于加深城乡一体化程度。以最大限度地促进农村消费需求增长,释放农村居民的消费潜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