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文简报
新兴经济体如何进行价值链升级
发布时间:2018-05-28 08:33:52

 王磊  魏龙(武汉理工大学)

《新兴经济体如何进行价值链升级:基于国际分工视角的文献综述》,《经济评论》2018年第3

 

当前受到社会各界广泛关注的中兴事件,使人们意识到向价值链高端环节升级,掌握关键技术的紧迫性。小到一个企业,大到一个国家,如何进行价值链升级,才能兼顾企业利润、国民收入和行业地位、国家安全?中国作为最大的新兴经济体,面对发达经济体对关键技术的严格把控,如何走出一条有中国特色,符合中国国情的价值链升级路径,是我们重点关注的问题。

融入全球价值链是新兴经济体提高企业利润,增加国民收入的有效方式。经济全球化时代,各生产环节的分工不断细化。跨国公司通过整合全球最优的各种生产要素,充分发挥生产要素的绝对优势后,在产品成本和生产效率方面同时展现出极强的竞争力。新兴经济体依靠自身的要素禀赋主动融入全球价值链,与发达经济体的利益捆绑后,拓展了市场边界,提高了产品质量。这是因为个别经济体独自供应的产品质量与成本均难以与整合全球资源的同类产品抗衡,无法取得国内市场以外的份额。同时与传统的工业化道路需要经历较长时间和艰辛过程独自打通价值创造的各个环节相比,融入路径更加灵活机动,能在较短时间内提高企业利润和国民收入。20世纪60年代的巴西和改革开放后的中国便是采用这一路径的成功案例。

做好向高端环节进发的准备是提高行业地位,保障国家安全的必要条件。融入全球价值链能带来分工利益,却无法保证新兴经济体长期存续在全球价值链中,稳定提高国民收入。中兴公司是国内通讯设备行业的翘楚,通过整合全球高级生产要素,在国际市场上也取得了重大成功,却疏于对芯片设计等高端环节的准备。中兴遭遇美方行政禁令后,瞬间陷入停产危机,可见中兴在通讯设备行业的价值链中处于相对边缘位置,上游美方企业处于核心位置。这才形成了行政命令执行后,我方企业几近停产,美方企业仅仅股价下跌的局面。试图扭转这一局面不是退出全球价值链,和美方一起搞贸易保护主义,这只会带来分工收益的进一步萎缩,而是随时做好进入高端环节的准备。以我国在液晶面板领域的重大突破为例,这一领域长期被日韩垄断,极大地影响了中国手机品牌的供货能力。融入手机行业价值链的同时,我国也从未松懈对液晶面板这一高端领域的投资和研发,最终京东方公司的横空出世彻底扭转了我国手机品牌在国际市场的地位。

为了协调好融入准备之间的关系,我们为中国制造业的价值链升级提出以下建议:

第一、密切关注新技术浪潮,把握关键技术突破时机。第二、主导一带一路区域价值链,为制造业转型升级营造空间。

发达经济体为了长期控制全球价值链的核心环节,并采取排他性的策略阻止新兴经济体进入这一领域。中国试图完成价值链升级,需要把握升级的时间和空间,在关键技术取得突破前,在一带一路区域价值链内,紧跟产业发展方向,始终为价值链升级做好准备和积累。一旦新的技术浪潮来到,就是我国彻底扭转分工地位劣势,治理全球价值链的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