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文简报
新结构经济学——重构发展经济学的框架
发布时间:2017-05-24 14:39:24

林毅夫(北京大学)

《新结构经济学的理论基础和发展方向》,《经济评论》2017年第3

 

我在提出新结构经济学时倡导要回归到亚当斯密,但不是回归到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中的结论,而是亚当斯密的研究方法,也就是《国富论》的全称《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所以强调这一点其实也就是俗语所说的: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是这样,也是这样。新结构经济学是研究现代经济增长的理论,学习亚当斯密就是要去研究现代经济增长的本质和原因。

现代经济增长表面上是收入水平的不断提高,但从本质上看,是技术结构、产业结构不断变迁,劳动和资源不断从附加值比较低的产业重新配置到附加值比较高的产业,使得劳动生产率水平不断提高,以及硬的基础设施和软的制度安排不断相应完善以降低交易费用的过程。研究现代经济增长,实际上就是研究带来收入水平和劳动力生产水平不断提高以及交易费用不断降低的技术不断创新、产业不断升级与软硬基础设施不断完善的结构变化是由什么因素决定的。在这样的前提下,我倡导以新结构经济学作为新的发展经济学,以取代发展经济学的第一波思潮结构主义和第二波思潮新自由主义

新结构经济学采用新古典经济学的分析方法来研究现代经济增长的本质及其决定因素,也就是用新古典的分析方法来研究在发展过程中,经济结构及其演化过程和影响的决定因素。按现代经济学的命名方式应称之为结构经济学,为了与发展经济学的第一波思潮结构主义相区别,故取名为新结构经济学

新结构经济学主张以要素禀赋及其结构作为研究的切入点。每个经济体在每个时点上所拥有的资本、劳动和自然资源是给定不变的,但随着时间迁移是可以变化的。要素禀赋是这个经济体在每个时点的总预算。每个经济体在不同的发展程度上,资本、劳动和自然资源的相对丰富程度是不一样的,其相对价格也就不一样。要素禀赋结构决定了一个经济体在那个时点上的比较优势,如果该经济体的所有产业都符合比较优势,那么该经济体在该时点的要素生产成本会最低,如果配之以合适的软硬基础设施应该会最有竞争力,所以,要素禀赋结构也就决定了该经济体在每个时点上的最优产业结构。

新结构经济学强调经济发展是一个产业、技术、基础设施和制度结构不断变迁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既要有有效的市场,也要有有为的政府。这是因为按照要素禀赋结构决定的比较优势来选择产业,是经济学家才懂的语言。企业追求的是利润,而利润决定于产品和要素的价格。因此,要企业家自发地根据一个经济体的比较优势选择产业和技术,必须有一个前提,各种要素的相对价格能够充分地反映该经济体要素禀赋结构中各种要素的相对稀缺性,这种情形只能在竞争性的市场中才能实现,所以,有效的市场是按照比较优势来发展经济的前提。在经济发展过程中必然存在先行者的外部性和协调软硬基础设施完善的市场失灵问题,需要政府来发挥有为的作用给予克服,所以,政府有为是市场有效的前提。

新结构经济学尝试将结构引入主流经济学,以一种新的视角理解和认识世界,这是一个庞大的工程,涉及现代经济学的各个子领域。从新结构经济学的视角来看,不同发展阶段的产业、技术、市场规模、基础设施、风险特性等都不一样,适于发达国家的理论在发展中国家未必合适。新结构经济学对最优金融结构、人力资本投资、人口红利、经济开放、国际资本流动、卢卡斯之谜、货币是否中性、超越凯恩斯主义的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和流动性陷阱等等都有一些与现有理论不同的新的思考和见解。

新结构经济学提供了一种新的发展思路,建议发展中国家从现在有的(要素禀赋)出发,在此基础上把能够做好的(比较优势)做大做强。在该过程中,政府发挥因势利导作用,在市场经济体系中协助私营企业遵循本国的比较优势发展,利用后发优势并将其转变为竞争优势,从而实现逐步赶上甚至超越发达国家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