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文故事
至广大而精细微
——论文写作历程分享
发布时间:2021-09-24 14:42:57

 

叶永卫

(上海财经大学)

 

拙文从灵感迸发到有幸被《经济评论》录用历时一年有余,期间我们遇到了诸如数据缺失严重导致回归结果与理论预期不符、指标界定困难以及如何控制内生性等诸多难题,曾一度止步不前。尽管挫折坎坷不断,但我们仍坚持求证,终于将问题一一修正,完成了这篇论文。在此,我们将创作过程中的苦乐分享出来,与诸君共勉。

2021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发展有目共睹,那么从企业的角度出发,中国共产党对其发展产生了怎样的影响?萌生了这一想法后,我们便开始着手查阅文献,关注学术会议中的相关论文。通过梳理党组织治理的相关文献,我们发现大多数研究聚焦党组织对国有企业的各类影响。为防止国有资产流失、缓解委托代理问题、发挥党在企业中的领导作用,双向进入、交叉任职这一中国特色企业治理机制由此形成。事实上,2012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关于加强和改进非公有制企业党的建设工作的意见(试行)》出台之后,国家对党组织参与非公有制企业内部治理的重视程度上到新的台阶,那么一个自然而然的问题是:以往的研究结论是否同样适用于非公有制企业?基于此,我们将考察对象定位到了民营企业。

进一步地,我们结合中国现阶段的国情来思考下一步的研究方向。2012年以后,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GDP增速和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开始放缓。与此同时,伴随着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前期经济高速增长所掩盖的一系列结构性问题逐步凸显,例如经济金融化趋势加剧和企业杠杆率居高不下等。在此背景下,为了重构中国经济增长的内生动力并提高经济增长质量,中国政府于201511月实施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旨在调整经济结构,促使各种生产要素实现最优配置。在此期间,一系列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改革相关的产业政策、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相继出台,频繁的政策调整使得实体企业面临经济政策不确定性。特别是对于民营企业,经济政策不确定性影响了其投资信心与预期,致使其固定资产投资大幅减少。作为中国共产党的神经末梢,企业基层党组织在微观企业层面贯彻党和国家的意志与政策主张,发挥着把方向、管大局、保落实的政治领导作用。那么,党组织参与公司治理能否成为政府部门与民营企业的信息沟通桥梁,帮助民营企业获取更多当前宏观经济政策的具体信息,从而缓解经济政策不确定性对企业固定资产投资的负面影响?至此,论文的选题方向初步确定。

有了研究方向,我们便参照既有文献开展模型设计和数据搜集等工作。具体地,在模型设计上,借鉴KimKung2017)、刘贯春等(2019)的方法,我们构建了双向固定效应模型进行研究。特别地,为消除时间序列相关性和异方差对估计结果造成的潜在影响,我们对回归系数的标准误在企业层面进行聚类调整。数据搜集是全部工作中最为困难的一环,在这一步上我们甚至走了许多弯路。起初我们从国泰安数据库中高管具体职务一栏中提取党组织双向进入、交叉任职指标。但是,提取结果不尽如人意,数据缺失严重,回归结果与预期完全不符。为此,我们充分反思,不再依赖数据库的现成数据,将数据库数据与年报进行对比,逐步填补,经过接近一个月的努力,我们终于获得较为完整的数据,其中的辛苦现在想来仍历历在目。正所谓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仿佛是对我们经历数据搜集九九八十一难的回报,回归写作过程完成得异常顺利,初稿一气呵成。

初稿完成后便是打磨和精修论文的过程,参加数次学术会议宣讲并进一步完善之后,我们将论文投至《经济评论》编辑部举办的以中国共产党与中国经济发展为主题的审稿快线活动。很荣幸,拙作从众多投稿中脱颖而出,获得了宣讲机会。在审稿快线上,《经济评论》主编叶初升教授和与会的各位老师就理论分析、机制检验及经济政策不确定性指标度量等问题提出了诸多宝贵意见,使得论文质量得到进一步提升。此外,在刊发前的修改阶段,《经济评论》编辑老师在论文的措辞用句、行文逻辑、格式排版等细节上的悉心指导,也使论文变得更加严谨和规范。

回顾整个创作过程,从灵感乍现到论文定稿,一路走来磕磕绊绊,但这些挫折反而是宝贵的经验,让我们懂得了写作乃至生活的一些道理。正是因为最初数据搜集过程中并未进行严谨且细致的思考和过滤,才致使我们走了许多弯路。一个宏大的主题是无数细节所构成的,一环出错则环环崩溃,故至广大要先精细微!

 

(《经济政策不确定性、党组织参与公司治理与民营企业固定资产投资》载于《经济评论》2021年第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