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文故事
长路漫漫 砥砺前行
发布时间:2021-07-22 08:30:28

 

吴清扬

(清华大学经济学研究所)

 

得悉论文通过终审,笔者倍感荣幸,应编辑部的邀请与读者分享一些浅薄的创作历程。回首创作点滴和投稿过程,感悟实在良多,至今回忆,仍然心潮涌动。论文的写作集中于2020年的上半年,当时笔者还是南开大学经济学院的一名学生,因为庚子伊始的新冠疫情,不得不求学在家,经过和指导老师姜磊的沟通,我选定了企业生存这个话题进行研究。作为产业组织理论的热点话题,这个主题实在比较宽泛,也是学者们大量研究并且成果丰硕的研究领域,如何做出有新意、有价值的学术研究着实令我们困惑。姜磊老师建议我多查阅文献,特别推荐了一些林毅夫教授及其团队的著作、论文、时评、演讲、传记以及访谈,力求结合新的方法和现实需求有所突破。

林老师常提及研究问题不能用现象解释现象,但查阅了已有研究,无论是从强调个体的异质特点,如企业规模、企业年龄等的内环境,还是关注企业所处地区以及进入行业区段的情况,如行业景气程度、贸易开放度等的外环境,大都从静态的角度泛泛而谈,缺乏研究问题的动态感和历史感。与此同时,一方面,借助新结构经济学中企业自生能力的概念,作为追逐利润的经济主体,企业之所以选择停止生产,正是因为无法取得预期的正常利润,而这又是因为进入的产业区段或要素错配于地区禀赋结构,即便在一个自由、开放、竞争的市场,正常管理也无法维持生存。另一方面,市场中往往存在大量企业,有些企业因违背由经济要素禀赋所决定的比较优势,往往难以维持最低的经济成本,因而不具备良好的经济绩效。由此我们推测,不具备自生能力是我国企业目前面临严峻生存难题的根本原因。

求学在家也给了自己一份安宁思考的时间,出于挑战自我的初衷,笔者选择构建数学模型,用以将企业技术选择纳入目标函数,寻求企业自生能力与存活时间之间的关系。但是,这个过程并非易事,由于自生能力的提出,本是为了解决跨国或宏观问题,所以相关模型也多研究城乡收入差距、国企效率改革以及发展中国家经济收敛等一系列宏观问题,与之相伴的还有微观层面上的企业比较优势与企业自生能力,也仅着眼于基层治理情况、环境污染领域等经验研究方面,这使得模型部分的研究进展非常缓慢。直到一日读到Black-Scholes期权定价模型,它以优美简洁的表述深深打动了我,同时也启发笔者,能否视企业的存活时间服从一个类似的分布。这是因为在理想情况下,价格是企业行为决策的依据,在市场无摩擦的假定下,价格服从连续时间随机过程,后者作为时间序列。这意味着,从一个先验的角度,企业的技术错配与存活时间的确可能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获此灵感,笔者用了一个通宵的时间,完成了这一经济模型,它用并不繁琐的数学语言,导出了论文的假说,企业的存续时间与企业的技术选择呈倒U型关系,向上(劳动相对密集)或者向下(资本相对密集)技术偏离(相对于最优水平)的企业都将缺乏自生能力,因而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具有更为短暂的生存时间。

实证方法是现代经济学论文写作的核心技能,幸而得到姜磊老师的辅导,以及经济系开设的研讨班训练,抑或是得益于数理模型推导的结果。后者坚定了我将实证过程臻于完善的信念。良好的数据来源构成经验分析中的有力支撑,关于数据,中国工业企业数据库所覆盖的1998—2013年,正是我国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转型的关键阶段,也为从新结构经济学上讨论企业退出现象提供了有力的客观条件。实证结果表明,不具有自生能力的企业存活时间更短,该结论通过了离散时间模型的稳健性检验,分地区、所有制、出口和补贴情况的异质性分析以及基于最短受威胁距离作为工具变量的内生性检验,最后在用PSM方法匹配样本的基础上,采用cloglog 生存模型进行估计,同样验证了不当的技术选择是企业存活时间较短的原因。在获得论文的主要结论后,我们发现了一个异常现象,即最不具有自生能力的企业,反而拥有较高的生存时间,这个现象令笔者欲哭无泪,苦恼甚久。最后结合前文分析,我们判断可能的原因在于:第一,国有企业会获得一系列优惠措施和政策补贴,使存活时间似乎较无关于自身的技术选择;第二,我国有大量丧失自生能力,恢复生机无望,但又无法退出市场的问题企业,而早期地方政府对僵尸企业采取非市场输血,甚至以政府信用帮助它们从银行续贷,使得它们大而不倒。果然,剔除僵尸企业再次进行回归的结果正如预期。

整篇论文从撰写到终审,经历了踌躇不定的研究设计、历时最久的文献梳理以及充满挑战的模型构建,特别是验证假说的实证部分,在每一方面都有过瓶颈时期的无助,也有过反复修改的纠结,在不知所措的时候耗费了大量的精力,但同时也的确收获颇丰,享受到了潜心学术的甘甜。与此同时,笔者也希望有一篇论文为博士生涯奠定良好的基础。带着一个简单的初衷,怀着忐忑的心情,笔者在《经济评论》官网在线投稿审稿系统上提交了论文。论文很快通过初审,经历两轮外审。两位审稿专家在百忙之中审阅我们的论文,就格式规范、行文措辞、参考文献、表格注释、变量设定、模型选取、政策启示及语言基调等方面提出了诸多专业意见和画龙点睛之笔。我们在进一步梳理综述和阅读文献的同时,对论文采用的理论视角也有了新的认识,这一过程让论文质量特别是规范性得到提升,也让我们有机会感受到了各位老师严谨的学术态度和认真负责的工作精神,特别是让一个刚踏上学术之路的博士研究生非常受教。与此同时,笔者也认识到,由于自身学习阶段所限,自己的研究水平和学术能力存在诸多局限,比如在文字表述中的部分遣词用句上,追求用词浮华而不够考究,在引言铺陈与结论提炼方面缺少平实直白实用的操作建议,撰写论文随心所欲……完成初稿时字数已达2.9万,后续的删减给有选择困难症的笔者带来困扰。

还要感谢与笔者对接的编辑,当我提到博士课业压力繁重,论文审稿返修答辩缺乏经验时,素不相识的编辑主动和我联系,以认真负责且细致的工作态度,极具耐心地回答了现在看似简单的基础性建议,使我备受感动。可见《经济评论》编辑部始终坚持高效、严谨与负责的论文发表宗旨,将处女作交送投稿是完全正确的选择。

如今,应《经济评论》编辑部为广大读者开辟的论文故事专栏之约,笔者也再次对自己的创作历程进行了梳理,积陋成文分享于读者。其实,沉浸于学术研究的日子总是布满荆棘但又熠熠生辉,每一篇论文的被认可,都只是过往的小小句点,前方长路漫漫,我也将不忘初心,继续砥砺前行。

 

(《工业企业自生能力与存活时间:基于新结构经济学视角》载于《经济评论》2021年第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