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文故事
抓住灵感 稳健求证 耐心打磨
发布时间:2021-05-28 10:19:24

 

熊健 

南京农业大学金融学院 

在提笔写作论文背后的故事之前,我真诚地想要和大家分享近期看到的一句话,“那流泪播种的,必将欢呼收割”,希望与每位在学术道路上砥砺前行的作者共勉,一起进步。回顾论文的选题、写作、打磨和发表历程以及艰辛的博士生生涯,看到这句话,我感慨良多。作为一名二年级、资历尚浅的博士研究生,我每天的工作离不开阅读文献。每当拜读领域内专家学者发表的最新文章,钦佩其写得精彩的同时,我常会自嘲般地鞭策自己,研究基础还很薄弱,写作功底也有待提高,自己的“文风”还没有形成,要认清差距,努力追赶。现在看来,这种鞭策给了我一种正反馈,让我在学术道路上勤能补拙,笨鸟先飞,对我大有裨益。

论文的选题灵感来源于美国代顿大学张霆教授在南京农业大学做的一次讲座,讲座的主题为“如何写一篇学术论文”。讲座中,张霆教授提及郎咸平教授1992年在国际顶级期刊JFE上发表的“Contagion and Competitive Intra-industry Effects of Bankruptcy Announcements: An Empirical Analysis”一文的奇思妙想,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篇论文的研究主题是企业破产公告对竞争对手的影响,文章的结论很是有趣,作者发现在部分情况下是积极影响,而在另外一些情况下会产生消极影响。结合金融科技的研究方向以及前期相关文献的阅读,我灵光乍现似的产生了一个idea,从破产反过来的角度来看,金融科技作为初创行业,对在位传统金融机构会产生何种影响呢?这个问题在业界和学界一直是一个热点。但是,对于两者之间的关系,结论不一,观点既有颠覆论,也有合作论。结合现实观察,我认为随着数字技术的不断渗透,商业银行与金融科技,已走过第一阶段的颠覆,处于第二阶段的合作,正迈向第三阶段的共生。这不由得让我去大胆猜想金融科技与传统银行业之间的关系,颠覆论和合作论是否可以类比郎咸平教授所发现的那样,并不矛盾,甚至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并存?大致思路理清后,我在讲座后主动找到张霆老师请教我的idea是否可行,幸运的是,张霆老师毫不吝啬自己宝贵的时间,肯定了我的思路,并不厌其烦地给了我这个学术菜鸟很多富有建设性的建议,这让我下定决心,要把这篇论文做下去,而且要做得好。

在确定研究选题后,我和合作者开始搜集相关的文献和数据并深入思考如何进行研究。通过梳理文献发现,与我们预期一致,金融科技对传统银行业影响的研究结论确实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认为金融科技从资产、负债等业务层面对银行业产生冲击;另一类则认为金融科技作为金融创新的技术解决方案,也在商业模式转型等方面为银行创造了新的竞争机遇。我们将前者总结为挤出效应、后者归纳为技术溢出效应进行研究。

对于核心解释变量的选取,说实话过程十分坎坷。起初我们选用北大数字普惠金融指数匹配银行总部所在城市度量金融科技发展水平,但审稿专家提出,我国银行总部大多设立在经济较发达城市,部分大型银行网点遍及多个城市且在不同城市受金融科技发展的影响不同。因此,初稿中核心解释变量的选取将导致不同样本银行的金融科技指标差异较小,无法全面反映银行经营所处的金融科技发展环境。拿到审稿意见后,我们在感叹审稿专家观点犀利的同时,更在思考如何进行修改。在与合作者多次讨论后,我们最终决定以银行在各城市的分支机构网点数为权重对数字普惠金融指数加权处理来衡量金融科技发展水平。这一过程描述看似简单,但操作过程中分支机构网点数据收集、处理和加权计算工作量很大,而且需要重新去跑所有的实证结果,返修的半个月中,有好几个晚上我都工作到了凌晨三四点。但是,为了使论文质量提高,我认为一切努力都是值得的,也是必经之路。对于被解释变量,我们选取银行经营绩效,这是因为金融科技对商业银行的影响,无论是挤出效应还是技术溢出效应,最终都会反映到银行经营绩效上。在解决了变量设定问题后,我们还依次解决了内生性和稳健性等其他问题,并完成了论文的初稿。之后便是漫长的修改和打磨过程,例如将论文分享给自己的导师和师门同学,与大家讨论并收集意见进行修改完善。

值得分享的是,数据的时效性问题也是我们在此次修改发表过程中认识得到加深的一个重要方面。论文于2019年开始动笔,届时银行财务数据只更新到2017年,故我们将研究期间确定为2011—2017年。论文初稿完成后,我们把所有重心放在了内容的修改打磨上而忽略了数据更新。审稿时间接近2021年,审稿人提出实证研究的期间应进一步延长以反映金融科技的发展冲击,我们这才认识到数据时效性的缺陷。因此,我们在修改过程中将样本期间延长,并尽可能地合并不同数据库的数据以使得研究样本数据更为完整。由于不同数据库用于匹配的银行编码不同,我们需要仔细核实不同数据库同一指标的口径是否一致。数据处理和清洗的过程是比较繁琐的,这个工作在返修过程中的工作量占比并不低,但这样的数据合并过程可以保证实证结果的稳健性,使结论更加有说服力。这一经历提醒我们在论文完成后,要时刻注意数据的时效性问题。

《经济评论》是一个效率很高的期刊,从投稿到录用,论文经历了两轮外审,两位审稿专家都给出了非常严谨且细致的意见,包括研究期间的拓展、核心指标的构建与优化、实证内容的扩充、政策建议的修改等。参考这些意见,我们对论文初稿进行了相应的修改,论文质量明显提高。与审稿人的交流过程,不仅加深了我们对所研究内容的理解,同时也告诫我们要对学术研究的严谨性抱有敬畏之心。论文在提笔写作论文背后的故事之前,我真诚地想要和大家分享近期看到的一句话,“那流泪播种的,必将欢呼收割”,希望与每位在学术道路上砥砺前行的作者共勉,一起进步。回顾论文的选题、写作、打磨和发表历程以及艰辛的博士生生涯,看到这句话,我感慨良多。作为一名二年级、资历尚浅的博士研究生,我每天的工作离不开阅读文献。每当拜读领域内专家学者发表的最新文章,钦佩其写得精彩的同时,我常会自嘲般地鞭策自己,研究基础还很薄弱,写作功底也有待提高,自己的“文风”还没有形成,要认清差距,努力追赶。现在看来,这种鞭策给了我一种正反馈,让我在学术道路上勤能补拙,笨鸟先飞,对我大有裨益。

论文的选题灵感来源于美国代顿大学张霆教授在南京农业大学做的一次讲座,讲座的主题为“如何写一篇学术论文”。讲座中,张霆教授提及郎咸平教授1992年在国际顶级期刊JFE上发表的“Contagion and Competitive Intra-industry Effects of Bankruptcy Announcements: An Empirical Analysis”一文的奇思妙想,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篇论文的研究主题是企业破产公告对竞争对手的影响,文章的结论很是有趣,作者发现在部分情况下是积极影响,而在另外一些情况下会产生消极影响。结合金融科技的研究方向以及前期相关文献的阅读,我灵光乍现似的产生了一个idea,从破产反过来的角度来看,金融科技作为初创行业,对在位传统金融机构会产生何种影响呢?这个问题在业界和学界一直是一个热点。但是,对于两者之间的关系,结论不一,观点既有颠覆论,也有合作论。结合现实观察,我认为随着数字技术的不断渗透,商业银行与金融科技,已走过第一阶段的颠覆,处于第二阶段的合作,正迈向第三阶段的共生。这不由得让我去大胆猜想金融科技与传统银行业之间的关系,颠覆论和合作论是否可以类比郎咸平教授所发现的那样,并不矛盾,甚至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并存?大致思路理清后,我在讲座后主动找到张霆老师请教我的idea是否可行,幸运的是,张霆老师毫不吝啬自己宝贵的时间,肯定了我的思路,并不厌其烦地给了我这个学术菜鸟很多富有建设性的建议,这让我下定决心,要把这篇论文做下去,而且要做得好。

在确定研究选题后,我和合作者开始搜集相关的文献和数据并深入思考如何进行研究。通过梳理文献发现,与我们预期一致,金融科技对传统银行业影响的研究结论确实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认为金融科技从资产、负债等业务层面对银行业产生冲击;另一类则认为金融科技作为金融创新的技术解决方案,也在商业模式转型等方面为银行创造了新的竞争机遇。我们将前者总结为挤出效应、后者归纳为技术溢出效应进行研究。

对于核心解释变量的选取,说实话过程十分坎坷。起初我们选用北大数字普惠金融指数匹配银行总部所在城市度量金融科技发展水平,但审稿专家提出,我国银行总部大多设立在经济较发达城市,部分大型银行网点遍及多个城市且在不同城市受金融科技发展的影响不同。因此,初稿中核心解释变量的选取将导致不同样本银行的金融科技指标差异较小,无法全面反映银行经营所处的金融科技发展环境。拿到审稿意见后,我们在感叹审稿专家观点犀利的同时,更在思考如何进行修改。在与合作者多次讨论后,我们最终决定以银行在各城市的分支机构网点数为权重对数字普惠金融指数加权处理来衡量金融科技发展水平。这一过程描述看似简单,但操作过程中分支机构网点数据收集、处理和加权计算工作量很大,而且需要重新去跑所有的实证结果,返修的半个月中,有好几个晚上我都工作到了凌晨三四点。但是,为了使论文质量提高,我认为一切努力都是值得的,也是必经之路。对于被解释变量,我们选取银行经营绩效,这是因为金融科技对商业银行的影响,无论是挤出效应还是技术溢出效应,最终都会反映到银行经营绩效上。在解决了变量设定问题后,我们还依次解决了内生性和稳健性等其他问题,并完成了论文的初稿。之后便是漫长的修改和打磨过程,例如将论文分享给自己的导师和师门同学,与大家讨论并收集意见进行修改完善。

值得分享的是,数据的时效性问题也是我们在此次修改发表过程中认识得到加深的一个重要方面。论文于2019年开始动笔,届时银行财务数据只更新到2017年,故我们将研究期间确定为20112017年。论文初稿完成后,我们把所有重心放在了内容的修改打磨上而忽略了数据更新。审稿时间接近2021年,审稿人提出实证研究的期间应进一步延长以反映金融科技的发展冲击,我们这才认识到数据时效性的缺陷。因此,我们在修改过程中将样本期间延长,并尽可能地合并不同数据库的数据以使得研究样本数据更为完整。由于不同数据库用于匹配的银行编码不同,我们需要仔细核实不同数据库同一指标的口径是否一致。数据处理和清洗的过程是比较繁琐的,这个工作在返修过程中的工作量占比并不低,但这样的数据合并过程可以保证实证结果的稳健性,使结论更加有说服力。这一经历提醒我们在论文完成后,要时刻注意数据的时效性问题。

《经济评论》是一个效率很高的期刊,从投稿到录用,论文经历了两轮外审,两位审稿专家都给出了非常严谨且细致的意见,包括研究期间的拓展、核心指标的构建与优化、实证内容的扩充、政策建议的修改等。参考这些意见,我们对论文初稿进行了相应的修改,论文质量明显提高。与审稿人的交流过程,不仅加深了我们对所研究内容的理解,同时也告诫我们要对学术研究的严谨性抱有敬畏之心。论文确定录用后,与编辑老师的沟通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编辑老师经常与我电话交流,反复推敲论文的语句、措辞甚至到标点符号,使我明白了论文写作需要严谨,严谨性不仅体现在论文研究框架等大的方面,更体现在每一处小细节上。现在回过头来看这篇论文的写作和发表,我意识到这一过程不仅是提高学术水平的必经之路,同时也是心智的打磨。我们需要稳健、严谨且有耐心地对待论文从写作到发表过程中的每个环节,过程中虽可能有气馁、不安和浮躁,但克服之后便是进步和成长。最后,真诚地希望每一个在科研之路上前行的学者,保持严谨的学术态度,平心静气,我们一起继续进步!

(《金融科技对商业银行经营绩效的影响:挤出效应还是技术溢出效应?》载于《经济评论》2021年第3期)确定录用后,与编辑老师的沟通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编辑老师经常与我电话交流,反复推敲论文的语句、措辞甚至到标点符号,使我明白了论文写作需要严谨,严谨性不仅体现在论文研究框架等大的方面,更体现在每一处小细节上。现在回过头来看这篇论文的写作和发表,我意识到这一过程不仅是提高学术水平的必经之路,同时也是心智的打磨。我们需要稳健、严谨且有耐心地对待论文从写作到发表过程中的每个环节,过程中虽可能有气馁、不安和浮躁,但克服之后便是进步和成长。最后,真诚地希望每一个在科研之路上前行的学者,保持严谨的学术态度,平心静气,我们一起继续进步!

 

(《金融科技对商业银行经营绩效的影响:挤出效应还是技术溢出效应?》载于《经济评论》2021年第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