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文故事
从中国情境寻找有意义的经济学研究话题
发布时间:2021-04-01 10:21:42

 

阳镇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

 

如果谈论中国情境,其绕不开的必然是政府与微观市场主体的关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特殊性在于,在坚持市场发挥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的同时,政府依然在整个现代化经济体系建设中发挥着重要作用。改革开放四十多年来,我国从一个积贫积弱的社会主义弱国走向全面小康的社会主义大国,并正向世界科技创新强国以及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迈进,不管是在宏观经济总量还是宏观经济增长速度上我国都长期居于世界各国前列。改革开放四十多年的历程彰显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优势,其背后是有形的手——政府对市场进行有效的宏观调控,而调控有效的背后则是各级政府之间的相互配合以及政策工具箱的组合配套,对市场微观主体的经济行为产生重要的预期引导与市场环境优化的重要作用。

正是出于对中国独特制度情境的关注,政策与制度变革在推动我国宏观经济发展与微观企业转型的过程中都产生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尤其是在强政府弱社会的状态下,政府能力一定程度上决定了政策决策过程与政策实施过程的有效性问题。论文的选题主要关注产业政策的有效性问题。产业政策是一个古老而又新兴的话题,不管是发达国家还是亚洲四小龙所实现的经济增长奇迹,产业政策在这一过程中都发挥了重要作用。相比充分市场化的发达国家,对我国这样一个要素市场发展并不充分的国家而言,依然需要依靠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弥补看不见的手的内在缺陷。政府通过选择性产业政策与功能性产业政策,实现政府信号调整与资源优化配置,助力我国在由传统要素驱动向创新要素驱动发展过程中的企业资源配置系统性转变,促进中观产业结构的调整和微观企业的转型升级与创新发展。产业政策的具体政策工具主要体现为通过各类选择性与功能性的产业政策对市场环境的优化以及对特定市场主体的定向资源供给与政策支持,系统实现各类创新政策、财政政策以及行政审批等系统性的制度优化,最终作用于微观市场主体的创新行为。尽管产业政策被诸多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视为政府有效调控、干预市场的重要制度安排与政策实践,但是产业政策的合法性与合效性问题备受学界的关注。在我国,20世纪60年代的产业政策实践通过一系列的政府主导的产业发展规划与产业支持振兴计划,选择、鼓励与支持某些重点行业或者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发展,但是对于产业政策实施的效果仍然存在较大争议。尤其是2016年北京大学林毅夫教授和张维迎教授关于产业政策的大争论即林张之辩引发了我国学界对产业政策的理论基础、功能定位以及价值效应和作用边界的重新反思。关于产业政策合效性的观点,一种是产业政策支持论,即认为产业政策是有效的,政府通过对未来产业的前瞻性预见并根据本国的产业发展状况进行战略规划,通过选择性与功能性的产业政策定向激励或者抑制相应的产业,推动新兴战略性产业的发展。近年来我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的化解产能过剩,推动传统钢铁、矿业等产业的优化发展便是直接的体现。另一种观点则是产业政策无效论,主要认为产业政策的制定者政府缺乏对市场前景的预见性,难以有效识别未来产业发展的技术路径,且企业技术创新过程本来就面临巨大的不确定性。因此政府通过行政手段干预企业市场行为只会加剧市场难以有效出清,引发企业以投资换取政府补贴的怪圈,造成企业更为严重的过度投资和产能过剩。

面对产业政策有效性的争议,学者们基于不同的经济学理论各执一词、难以相容,因此国内学者逐步主张跳出争论产业政策是否有效的形而上学的命题,而是探究产业政策有效性的边界条件。论文的选题正是基于上述思路。我们认为产业政策的争议性研究应该逐步转向对产业政策有效性边界条件的识别,判断产业政策的有效性不再是聚焦产业政策作用于产业发展的显著性、无效应或者否定产业政策本身在产业发展过程中的合理性,超越产业政策是否有效这类形而上学的问题,主动探寻产业政策何以有效的边界条件。因此,论文聚焦我国政府政策制定与执行体系中独特的制度情境——-地关系。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基于产业政策在选择性激励制度与执行过程中呈现出两种情境,一种情境是中央支持的产业政策,地方根据本土的政治环境与产业发展战略导向,制定与中央相匹配的地方产业政策,由此形成-地产业政策协同;另一种情境是中央制定的产业政策,地方基于自由裁量权,进行有选择的协同,呈现出地方支持的产业政策未能在中央支持的产业政策之内,形成-地产业政策不协同,由此出现央-地协同和地方自主性发挥两种模式下对企业创新绩效的异质性影响,以清晰识别我国行政体系下产业政策制定过程的有效性问题。最终为探究我国产业政策促进企业创新绩效的有效性提供全新的识别框架,丰富了中国情境下产业政策与企业创新之间的关系研究,也为我国政府产业政策制定与执行提供了全新的评判与审视框架。

论文在形成初稿后向《经济评论》杂志社投稿,一个月后进入了外审阶段,两位审稿专家均对论文给出了较为正面的评价,并提出了非常宝贵、专业以及富有创新性的修改意见,对论文的进一步完善和提升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在根据审稿专家意见修改论文的过程中,我们进一步对全文的研究内容框架进行了较大程度的调整,对全文实证部分的内生性问题进一步予以检验,提高了论文研究结论的科学性。经过修改,论文得到了审稿专家与编辑部老师的认可,编辑部老师就格式规范、行文措辞、参考文献等各方面与我们反复沟通、讨论,对论文进行了多次校稿,确保了全文的可读性以及凝练性。总之,论文的研究加深了我们对中国情境下研究话题进一步探索的热情,尤其是得到审稿专家与编辑部的系统性修改意见,进一步提高了自身研究方法的科学性与严谨性,为未来继续从事中国情境下的中国问题研究、书写与传播好中国故事坚定了信念。

 

(《相信协同的力量:央-地产业政策协同性与企业创新》载于《经济评论》2021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