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文故事
从选题到写作的历程
发布时间:2020-06-29 16:51:13

 

解洪涛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财政税务学院)

 

    论文选题主要来自于十余年的《税法》教学,很多税种设计都包含起征点免征额、超额累进税的级距节点,以及针对小微企业税收减免优惠的政策起点。这些政策设计的依据是什么?政策实施或调整之后产生了怎样的影响?我想,这些问题不仅在课堂教学中纠缠不清,也一定困扰着政策制定者。尤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来,针对小微企业的增值税起征点和所得税减半征收的起点一再提高,而实地调研中听到小微企业更多反馈税负并未明显降低,对现实的困惑也成为论文写作的另一个缘起。

政策评估需要科学严谨的因果识别方法,近几年实证研究中以拟自然实验为基础的双重差分和断点回归几乎成为标配。大约是五年前,我从接触世界银行的《公共项目影响评估手册》开始熟悉这些方法。但断点回归方法自身也在不断发展过程,尤其是涉及多重政策叠加的多变量断点,以及如累进所得税的单变量多断点技术仍在不断发展。就技术细节而言,如多项式回归中到底选择几次项,方法的倡导者之一Imbens本人都在不断更新认识。作为应用计量研究,对新方法秉持的态度就是不断学习,尽量弄懂方法底层的含义,不滥用、误用。毕竟,应用计量相对于理论计量而言也有自身的价值。

作为应用研究也忌讳用国外方法套中国数据的搬运工式研究。尽管没有建立数理模型,还是尽力思考政策传导背后的经济学机制是什么。减税的政策传导实际上要涉及二期决策。在标准的经济学教科书上,所得税是对利润征税,利润最大化的一阶条件求解结果显示雇工数量与税率是无关的。但当问题扩展到多期,任何对企业的减税,形成的实质影响是增加了新的现金流。企业家对新增的现金流毕然要考虑如何应用,分红还是再投资。再投资是扩大雇工还是增加设备。当然,减税带来的现金流要足够大,如果只有象征性的几百元的年度减税额,对企业决策无足轻重。归纳起来,无论是否有数理模型,将实证结果回归经济学常识,回归社会常识,都是一篇论文应追求的故事逻辑。

涉及数据问题,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再好的问题,再好的方法,如果没有数据,以应用计量为主的研究也难以进行。最近几年,学术界越来越重视一手数据的收集整理。一套新数据对学术界的贡献恐怕尤大于一、两篇论文的作用。一篇实证论文的工作量越来越多地花在收集和整理数据上,这也是经济学回归社会科学的必然。本文所用虽非一手数据,但数据的获得是与税务总局和地方税务局长期合作的结果,严格遵守了数据使用的规范,部分研究结果也是先作为研究报告形式提交给了相关部门。前期合作研究中所付出的艰辛,绝不是一篇论文所能涵盖。常记得为了去总局汇报工作,下午上完半天的课,晚上坐一晚硬座火车,第二天早上八点为赶时间从北京西站跑路去羊坊店西路的经历。此后,多年参与国家税务总局的税源调查工作,也算践行了学术研究为国家政策制定服务的社会职能。

所谓人无完人,文无完文,任何一篇文章都难免有瑕疵,本文亦然。从投稿到刊用,感谢《经济评论》编辑部和审稿人对作者的尊重。这里的论文故事让读者看到了论文背后的艰辛。我想在学术竞争越来越激烈的当前,这本身也是一种倡议,就是要尊重有工作量的研究。

 

(《所得税减半征收政策对小微企业就业影响评估》载于《经济评论》2020年第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