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文故事
《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如何缓解企业规模分布扭曲》的创作历程
发布时间:2019-07-18 09:10:53

 张天华

(华南师范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

  

 

中国经济现阶段正处在由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转型的关键时期,经济转型离不开高效、无扭曲市场环境的助力。发达国家的研究经验表明,健全高效的经济环境中不同规模的企业服从幂指数为1的帕累托分布(Axtell2001Fujiwara et al2003),这种企业规模分布的理想状态被称作齐夫分布。企业规模服从齐夫分布,反映出资源的合理配置和市场效率的较高水平,是中国现阶段经济转型的客观需求。但十分遗憾的是,方明月和聂辉华(2010)的实证研究却表明,中国企业规模分布偏离齐夫定律,后续有关研究也佐证了这一结论。企业规模分布扭曲说明中国经济发展的健康程度未达预期,矫正扭曲刻不容缓。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政府一直致力于经济市场化建设,为所有企业提供公平竞争的无扭曲市场环境。但目前中国企业规模分布扭曲的现状逐渐凸显,引起政府部门的高度重视。近年来,国务院曾多次提出要改善营商环境,重拳出击,加大对中小企业的扶持力度。但目前国家一系列便商措施对企业规模分布扭曲的实际缓解作用是否达到了政策设计初衷,依旧是一个值得深入考察的问题。彼时有关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的研究方兴未艾,研究多将行政审批制度改革措施视为中国便商政策的杰出代表,因此本文以2001年前后的行政审批中心大范围设立为准自然实验对中国行政审批制度改革效果加以考察。

在前期的文献研究过程中,我们发现学界对中国企业规模分布扭曲的实际形式并没有形成统一的定论,但其违背齐夫定律却是不争的事实。致使中国企业规模分布出现扭曲的原因多种多样,其中不乏城市化水平差异、地区的国企比重、融资约束、环境规制等因素,但归根结底仍是中国特色政府行为在背后发力。本文所探究的行政审批制度改革举措,正属于政府干预市场的手段之一。那么,在缓解企业规模分布扭曲的过程中,实现审批流程优化的政府之手究竟是帮助之手还是掠夺之手?这只手又是通过何种渠道影响企业规模分布的呢?

在实证设计部分,本文利用中国工业企业数据库(1998-2007)和行政审批数据(1995-2015)进行匹配,设定连续时间DID模型从城市层面考察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对该城市企业规模分布的影响。在基本回归得出行政审批中心设立有助于缓解企业规模分布扭曲结论的基础上,进行了平行趋势检验、稳健性检验(其中包括安慰剂检验和修正识别方式的检验)和内生性分析(具体包括工具变量估计、排除部分样本的辅助回归以及倾向得分匹配后的DID模型检验),一系列分析结果表明基本回归的结果是稳健的。本文大量的检验分析为后续相关研究提供可借鉴的思路。在得到稳健有效的实证结果后,本文着手分析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对企业规模分布扭曲缓解效应的地区异质性:与东西部地区相比,中部地区的扭曲缓解效应并不显著。这一发现在中部地区地方政府的便商政策制定中有一定的指导作用。

知其然也应当知其所以然,在证实缓解扭曲效应后,本文进一步对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的缓解扭曲效应做出进入效应成本效应两个机制猜想:第一,设立行政审批中心有利于中小企业进入市场,提升体系中的中小企业数量,从而有效改善企业规模分布;第二,设立行政审批中心所带来的相对降成本效应在中小企业身上更加明显,进而显著保护中小企业发展,缓解企业规模分布扭曲。在严谨的实证检验之后,上述两个猜想均得到了证实。与此同时,在高凌云(2014)有关企业规模分布和企业生产率分布的关系研究的启发下,本文进一步利用相关变量构造资源错配指数,并验证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对资源错配的纠正作用。该检验可以说是本研究的意外收获,它也为政府放松监管能够实现市场资源配置的优化这一观点提供有力支撑。

本文于201812月投至《经济评论》官网,在初审、外审、三审、终审的漫漫修改之旅中收获了来自外审专家和编辑老师专业、严谨且富有建设性的意见和建议。其中包括对修改行文逻辑的清晰合理建议、对企业规模分布扭曲的实际形态与数据库使用的质疑和探讨以及对指标选取(如工具变量选取、企业进入识别和交易费用的代理变量等)和延长样本期的优质提议。我们在修改和反思论文、回复审稿专家意见的过程中不断提升文章质量,对文章所研究的问题也有了更深刻而全面的认识。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对真理的探索和追求永无止境,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所幸前方有杰出前辈引领,身边有志同道合好友相伴,使得求真之路趣味盎然。

 

(《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如何缓解企业规模分布扭曲》载于《经济评论》2019年第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