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文故事
《物流设施质量对中国参与全球价值链的影响》的选题与研究思路
发布时间:2019-04-03 16:53:26

 林梦瑶 (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

张中元(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

 

 

近几十年来,在全球经济一体化和生产分散化并行的背景下,跨国生产分散化进程加速,国际生产分割得到了飞速发展。由于全球价值链中垂直专业化决定了各国需要进口部分或全部中间投入品,然后将这些投入品与国内增加值部分相结合,生产最终产品或生产下一阶段的中间投入品以供再出口。全球价值链贸易中的中间产品要进行多次跨境交易,道路、港口、高速公路、电信等有形基础设施,以及海关管理、商业环境等贸易便利化措施对于企业节约时间具有显著影响,因此良好的基础设施会对企业贸易绩效产生重要影响。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经过五年多的实践,已经成为中国提供的最受欢迎的全球公共产品,一带一路建设将给予沿线国家经贸合作新机遇,特别是设施联通、贸易畅通等将满足沿线国家融入、构建价值链的需求,有利于发挥各自比较优势。

在理论上,基础设施投资是发展中国家推进工业化的基础工程,基础设施建设不仅能够改变发展中国家基础设施落后的现状,而且为进一步提升这些国家工业化水平创造了有利条件。但在实践中,基础设施投资建设的效果究竟如何,需要把基础设施建设、物流水平的提高与全球价值链合作这两者结合在一起来研究。这也引发了我们对一系列问题的思考:基础物流设施水平的提高是否会推动中国贸易伙伴将参与全球价值链合作作为优先选择?何种类型的物流设施建设会推动全球价值链的合作?

我们在研读相关文献的基础上,首先从机制上厘清为什么贸易伙伴方物流设施质量的提升能够有利于提高中国各行业部门中的全球价值链参与程度;然后利用亚洲开发银行提供的贸易增加值分解数据,构建了中国与贸易伙伴方在初级产业、制造业部门中的全球价值链参与程度指数,实证检验贸易伙伴方物流设施质量对中国产业部门参与全球价值链的影响。由于不同的产业部门对物流设施质量的依赖性会有所不同,本文利用Blyde Molina2015)给出的各产业部门对物流设施的依赖性指数来度量各产业部门对时间的敏感性程度。实证结果发现:在考虑了产业部门对物流设施质量的依赖性后,贸易伙伴方物流设施质量的提升有利于提高中国初级产业、制造业部门中对物流设施服务特别敏感的产业参与全球价值链的程度。

实证模型的选取是本文研究的一个难点,Baier Bergstrand2007)认为在模型中纳入经济体-时间固定效应项可以有效降低引力方程中解释变量估计值所受内生性偏误的影响,因此在基准回归模型的基础上,我们还给出在控制经济体-年份的固定效应后,贸易伙伴方物流设施质量对中国初级产业、制造业部门参与全球价值链程度影响的回归结果。为了验证结论的稳健性,文中给出了以经济体-产业为个体单元的面板数据模型的回归结果;在进行异质性检验时,则分别给出了非OECD贸易伙伴方与OECD贸易伙伴方两个经济体组别的面板随机效应Tobit模型的回归结果,检验发现不同经济体(主要是OECD经济体)物流设施质量对中国初级产业、制造业部门参与全球价值链的影响具有异质性。

文中实证分析使用的数据是跨经济体各产业部门层面的数据,相对于单纯跨经济体层面的数据而言,能够降低解释变量潜在的内生性带来的估计量偏误。但物流设施质量变量内生性问题仍然是本文需要解决的一个重要难题。首先,物流设施质量禀赋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政府选择的,因此潜在反向因果关系是可能存在的,对此需要进一步检验。解决解释变量内生性问题常用的方法是选取合适的工具变量,但在有些情况下由于工具变量的选取受很大的限制(如数据的可获得性),工具变量的选取有时具有很大的随意性。因此本文根据所利用的数据特点,借鉴一些应用跨经济体、跨产业部门互动效应解决内生性问题的思路(Rajan and Zingales, 1998Romalis, 2004),以检验文中物流设施质量变量可能存在内生性问题是否会带来估计偏误,最终回归结果表明本文结论没有受潜在反向因果关系的影响而带来估计上的偏误。

审稿专家对内生性问题提出了许多有益的意见和建议,在文中我们除了讨论物流设施质量变量与中国初级产业、制造业部门参与全球价值链很可能存在着潜在的反向因果关系外,还讨论了来自样本选择导致的内生性问题,为此本文采用Arellano Bond1991)提出的动态面板数据模型的GMM估计方法以得到参数的一致估计量,该估计方法采用滞后变量作工具变量的方法(Holtz-Eakin, Newey and Rosen, 1988),对模型进行两步GMM估计,得到的估计量是渐进有效的。由于系统GMM估计量(system GMM estimator)采用了更多的矩条件而提高了估计的有效性(Arellano and Bover, 1995Blundell and Bond, 1998),因此本文采用系统GMM估计方法估计参数。实证分析中,我们将各贸易伙伴方物流设施质量变量设定为内生变量,回归结果表明,贸易伙伴方的物流设施质量的提升能够有利于提高中国初级产业、制造业部门中对物流设施服务特别敏感的产业参与全球价值链的程度这一结论是可靠的。

整篇文章从写作到刊出,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在这期间两位审稿专家给了我们诸多好的修改建议,他们富有建设性的意见对本文内容的完善和方法严谨性的提升都具有重要意义,相比初稿,终稿有了很大改进。《经济评论》的编辑老师细致认真地对本文校对,与我们通过电话和邮件多次沟通,耐心地对论文的措辞、语句表达、甚至标点符号进行斟酌、校对、修订,严肃认真、一丝不苟的态度让我们非常感动。益者三友,友直、友谅、友多闻,科研路上,酸甜自知,良师益友总会让我们获益匪浅。

 

(《物流设施质量对中国参与全球价值链的影响》载于《经济评论》2019年第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