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文故事
《国家发展战略与能源效率》写作历程
发布时间:2017-10-09 16:43:30

 

王坤宇
(加拿大渥太华大学经济学院)
 
《经济评论》杂志社约稿让我谈一谈写作历程。我想就如何构思写作经济学论文谈一谈我的看法。我认为一篇好的经济学研究是把自己熟悉的科研领域和当前经济学的发展前沿思潮结合起来思考问题,并利用现代的经济学技术手段去解决问题。前者保证了选题的创新性和前瞻性,后者保证了分析过程的严谨性和结论的可靠性。选题和方法二者缺一不可。我理解的学术创新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突破现有的束缚,更上一层楼。
从选题上来讲,这篇文章研究的主题是能源效率。能源对经济增长的重要程度不言而喻。当今世界面临着自然资源短缺和全球变暖问题的巨大挑战,提高能源效率是克服当前挑战的重要手段。能源效率正成为全球经济的重要政策议程。作为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指标,各国都热切地关注能源效率,同时能源效率的相关议题在学术界也引发了特别的研究兴趣。因此理解能源效率的决定要素,不仅在科学研究上意义重大,对于现实的经济活动也非常相关。
查阅国内外现有文献,能源效率的跨国差异不能被很好地解释。在文章中我想填补的学术空白是,把新结构经济学的理念引入环境经济学来解释能源效率的决定要素。文章的想法源于我在2015年参加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的冬令营上报告的新结构环境经济学的构想。在新结构经济学的视角下,我认为国家间能源效率的巨大差异主要归因于各个国家在不同发展阶段实施的不同发展战略。
在实证研究中,潜在内生性问题总是文献试图要解决的核心问题。统计的相关性并不能作为因果关系的推断。一般来说,内生性问题可能由测量误差、反向因果关系和遗漏变量引起。这篇文章的内生性问题可能由某些同时驱动国家发展战略的选择和能源效率高低的不可观测变量引起。为了解决潜在的内生性,我使用了工具变量法。工具变量是充满挑战的,工具变量必须是与发展战略相关,但工具变量只能通过对发展战略的影响来影响能源效率。文章使用了领导人的军事职业背景作为发展战略的工具变量,第一阶段回归证实了工具变量的相关性。利用工具变量法,文章实证结果证明了我的假说:在违背比较优势的发展战略下,能源使用效率越低下。
以上是能源效率这篇文章的研究思路和方法的简要阐述。文章的成型主要得益于新结构经济学中心的大力支持。新结构经济学是一个经济学研究的金矿,其子领域也包含甚广,我相信会有更多更好的新结构经济学的文章不断涌现。
 
(《国家发展战略与能源效率》载于《经济评论》2017年第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