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文故事
《计划生育与代际不平等传递——基于个体代际流动的微观视角》的写作历程
发布时间:2017-10-09 16:41:58

 

刘小鸽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前几年我刚读博士的时候,学术界对于人口红利、刘易斯拐点等问题的讨论十分火热,尤其是对计划生育的反思。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了一则新闻,说一对年轻夫妻都是几代单传,需要赡养16位老人。当时我的第一反应是如果他们要是有兄弟姐妹就没这么大压力了。除了人口红利、经济增长等宏观层面,计划生育对每一个具体的人影响都是很大的,值得学者关注与研究。同时还有两个社会现象给我的触动很深,尤其是二者几乎在时间上是依次出现的,“小皇帝小公主”现象与“富二代穷二代”现象。这一观察引起了我的好奇:这二者之间是否存在某种联系?家庭里的孩子少了之后,父母更重视甚至是宠爱孩子,是不是会影响到孩子成人后的社会地位,或者说会加剧这一影响?有了这些好奇之后,我开始动手查阅相关文献,了解到这种“二代”现象在经济学中的术语叫作“代际流动”(intergenerational mobility),并且在国外已经有了较多的研究,而国内的关注才刚刚兴起。
在劳动经济学中,Becker的“数量质量替代”假说颇为有名,他认为兄弟姐妹之间围绕家庭资源竞争,父母生育的孩子少了之后,孩子的质量就会得到提升。并且我国的计划生育政策目标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少生优生”,也是受到了这一假说的影响。可是根据我自己的成长经历,在中国兄弟姐妹之间的关系远非这一假说讲的只是竞争者那么简单。兄弟姐妹作为家庭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一个人的生命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尤其是在以亲情血缘关系为重的文化社会。兄弟姐妹之间的关系至少包括五个方面:家庭资源的竞争者、成长中的陪伴者、赡养父母的合作者、成人后的互助者以及彼此的抚养者。所以我就想,在看到兄弟姐妹的负面竞争效应的同时,还应该关注兄弟姐妹带来的正面互助效应。
之后,我就收集处理数据,寻找数据上的支撑,并且先后把自己所思所想形成了两篇文章并都得以发表。当然,发表过程比较坎坷,经过无数次的拒稿甚至是没有任何建议的拒稿。这也一度让我对自己的学术能力产生怀疑。后来我面临毕业,在博士论文的写作过程中有了一个新的思路,想从微观个体的角度对这个问题作进一步的讨论,并在博士论文里形成了单独的一章。之后我的女朋友看到了第二届“中国经济增长与发展博士论坛”的征稿启事,就帮我把这一章整理出一个大概的论文形式投了过去,没想到竟然被录取了。会议报告中,点评嘉宾在指出文章问题的同时给予了肯定,尤其是在中国特色问题的选题上。没曾想会后文章竟然被评为了优秀论文。这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毕竟我当时觉得文章还没写完,获奖的事真是想都没敢想。这次肯定让我重燃了信心,也直接影响了我毕业后的工作选择。
参照诸位专家的修改意见,我们在原先论文的基础上进行了细致的修改。之后经过评审,论文被接收。在接下来的格式修改过程中,诸位编辑老师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让我震惊与感动。期间对论文中的语句、标点、数字、实证等各个方面进行了反反复复的修改,直到印刷
的前一天。
作者的成长与文章的成熟离不开审稿专家与编辑老师们的心血与汗水。非常感谢《经济评论》杂志社与“中国经济增长与发展博士论坛”,不仅给了年轻学者一个展示自己的舞台,更重要的是这种面对面的交流给了大家一次宝贵的成长机会。真心祝愿“中国经济增长与发展博士论坛”越来越成功,祝愿《经济评论》越办越好!
 
(《计划生育与代际不平等传递——基于个体代际流动的微观视角》载于《经济评论》2017年第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