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文故事
《中国制造业企业垄断势力测度——兼论市场边界》的测算流程
发布时间:2017-09-11 08:21:04

 

王贵东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
 
 
《中国制造业企业垄断势力测度——兼论市场边界》一文,属于笔者研究垄断势力、生产效率与创新研发的阶段性成果,也属于笔者系统性整理中国工业企业数据库的阶段性成果。文章对垄断势力进行了测度,基本上达到目前国内测算的最高精度。而如此高的精度,主要基于两方面:一方面是对中国工业企业数据库的精准处理,另一方面是巧妙利用技术手段最大限度地逼近真实企业。前者需要具有一定的大数据处理技能,后者需要一定的思维转换。
以下是大概测算流程:
第一步,基础数据修复。几乎所有涉及到测算的研究都要和数据打交道。数据处理的好坏直接影响到后续工作的进展。有的时候这种影响是较小的,只是丧失了一些精度;有的时候这种影响是较大的,甚至会影响到定性判断。就目前来看,关于中国工业企业数据库的应用以外包形式居多,也就是大部分学者直接利用已经处理好的数据,而基本不需要作基础数据修复,即使处理也不过是较为简单的处理(比如,删除极端值,删除空值等)。
文章的处理不再是简单的处理,而是从最原始的数据开始,采用同一型号软件连续编程,跨平台兼容其他程序对该数据进行系统性整理。具体到中国工业企业数据库,则需要两项基本技能:一项是较强的计算机编程技术,另一项是慎密的思维逻辑。文章的优势很多,比如极端值处理(文章直接对极端值进行修复,而非简单删除)、企业ID识别技术等。
第二步,测算方法的选用。正如文章引言部分所讲,垄断势力的测算方法是随着学术发展而不断改进的。目前,垄断势力的测度已达到企业级,自然也就是文章优先选用的方法(De Loecker and Warzynski, 2012),详见文章正文部分。
第三步,测算精度的再提升。按照De LoeckerWarzynski2012)方法,虽然能测算到企业级垄断势力,但是需要用到要素产出弹性这项指标。而在要素产出弹性的估计中,学者们对其估计精度还有待提高。例如,鲁晓东和连玉君(2012)、黄先海等(2016)没有考虑行业大类的要素产出弹性差异,杨汝岱(2015)、王贵东(2017)考虑了行业大类的差异但没有考虑行业中类的差异。为此,文章是在王贵东(2017)的研究基础上,充分考虑行业中类的要素产出弹性差异,进而提高企业垄断势力的测算精度。
需要说明的是,从行业大类向行业中类的推进,主要面临两个技术性障碍:一是1994版、2002版、2011版行业中类代码相互匹配精度的难题;二是行业中类代码难以达到OP法(Olley and Pakes,1996)、LP法(Levinsohn and Warzynski2003)最低样本量要求的难题。为了攻克这两个技术难题,文章创造性地放弃了最为通用的行业代码由上而下直接比对调整方式,而对行业中类采用企业由下而上自选择调整方式。
另外,文章还试图挖掘不同垄断势力测度方法的差异,发现产生这种差异的其中一个原因是对市场边界的模糊界定。而恰恰是利用该逻辑思维,文章试图讨论不同行业的市场边界大小。
 
(《中国制造业企业垄断势力测度——兼论市场边界》载于《经济评论》2017年第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