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文故事
金融与产业“琴瑟和谐”
发布时间:2017-06-08 09:20:25

 

曾繁清 
(暨南大学经济学院金融系、金融研究所)
 
这篇论文的写作,首先要从我接触林毅夫老师倡导的新结构经济学谈起。2016年夏天,作为一个刚接触学术研究的新手,我在研究方向和论文选题上还是一片模糊。正在此时,我的导师建议我参加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举办的新结构经济学夏令营。作为一股刚刚兴起的经济学思潮,林毅夫教授倡导的新结构经济学具有很大的研究空间和创新的可能,而参加由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举办的夏令营是了解和学习新结构经济学的最好途径之一。非常幸运,我获得并抓住了这样一个机会。在为期一周的密集而和丰富的学习中,我对新结构经济学有了大体的印象,其特别强调的:处于不同经济发展阶段的经济体具有不同的要素禀赋结构,并由此内生决定了与其相适应的最优产业结构,而处于不同产业的企业具有不同的规模特征、风险特性和融资需求,因此,处于不同经济发展阶段的实体经济对于金融服务的需求存在系统性差异,只有金融体系的结构与实体经济的最优产业结构相互匹配,才能有效地发挥金融体系的基本功,促进实体经济的发展”给我留下深深印象。
之后,在阅读了相关文献和与导师商量后,我选择把“金融体系的发展演变和实体经济的发展演变之间的互动关系及其影响”作为自己的主要研究方向,在现有大多关于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研究中,主要探讨了金融发展对经济发展的各种影响,也有探讨金融结构对经济发展的影响,但主要是孤立地探讨哪种构成好或不好,缺乏对结构与结构之间的适应关系的探讨。
事实上,金融体系的发展演变与实体经济的发展演变既有各自的独立性又存在相互作用、相互影响的关系。金融机构为了实现利润最大化和风险最小化,会有自己的创新发展,但有些过度的创新会较远地偏离实体经济,实现过度的金融化、衍生化,这样是不利于实体经济的;而金融体系为了更好地解决实体经济投融资的需要,不断扩大规模和优化结构,这样的创新发展又是有利于实体经济的。实体经济在不断的升级发展过程中,会对新型的金融服务提出要求,比如信息技术产业的发展,它就需要能够承担高风险和高收益的风险投资来提供服务,这也自然促使了新的金融形式的出现;另一方面,实体经济的创新发展会带来很多技术、方法的革新,给金融的发展也带来更多的可能,典型的例子就是金融科技。
所以,综合而言,金融和实体经济之间的关系应该是“相互影响”,即实体经济发展会影响金融发展,金融发展也会影响实体经济发展,这种相互影响是否“琴瑟和谐”才是金融与实体经济协调发展的本质。于是,我们思考能不能分别测算出“金融体系的综合发展变量”和“实体经济的综合发展变量”,再构造出“金融体系与实体经济的协调发展水平”呢?而且,进一步能够识别出金融体系与实体经济互动过程中其主要作用的几个因素,这样对我们理解和改善现有的经济结构与金融体系有很大的意义。
在参考相关文献后,我们决定借鉴物理学中的耦合协调度模型来展开相关的实证研究。目前,在探究相关社会经济问题上耦合协调度模型已被广泛运用,而且金融体系与实体产业体系都是由相互依赖的若干部分构成,具有多方面的特征,可以视为两个子系统,金融子系统与产业子系统的关联互动过程可以称之为“金融-产业”耦合过程,耦合协调度模型是适用的。在研究对象上,我们最感兴趣的是中国经济。我国的金融体系的发展长期被认为存在金融抑制,与发达国家存在很大的差距,在服务实体经济上作用不大;但另一方面,从金融体系的改革发展历史来看,金融体系的变革也是在适应实体经济的需要,无论是资本市场的创建还是银行业的改革。我国的经济持续高速发展了那么久,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其中金融体系的变革发展真的没有发挥作用吗?
带着这样的疑惑,我们针对中国的样本进行了实证测算和分析,并将相关文献整理结果汇总,最终形成了论文。初稿完成后,经过几次修改,恰逢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与《经济评论》杂志社联合推出新结构经济学专辑征文,想着这么一个大好的学术交流机会,又岂能错过,便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投了稿。
审稿过程中,审稿专家肯定了我们的研究思路和研究逻辑,但也提出了很多富有建设性的修改意见,也正是这些修改意见让我们的论文更加完善。遗憾的是,在选取评价金融体系的指标时,我们本想将风险投资的数据也纳入其中,但是由于数据的严重缺失,无法实现,这也使我们文章中的实证测算存在一定的缺陷。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在有风险投资相关数据的年份,另外纳入了该指标进行测算,其结果与我们主体的研究结论基本一致。怀着忐忑的心情,我们将修改稿交回。不久后,我们收到稿件的录用通知,感到非常的高兴,对于一个初入科研门槛的学生来说,这是一份极大的鞭策和鼓励。最后,在论文的编辑和校稿的过程中,我被编辑老师认真严谨的工作态度折服。衷心祝愿《经济评论》越办越好!
 
(《金融体系与产业结构的耦合协调度分析——基于新结构经济学视角》载于《经济评论》2017年第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