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文故事
《新结构经济学视角下FDI外溢效应的“门限特征”分析》的论文故事
发布时间:2017-06-08 09:18:15

 

关春玉
(北方民族大学经济学院、合肥工业大学管理学院)
 
外商直接投资(FDI)的外溢效应是我攻读博士阶段的选题。这个主题比较宽泛,也是前人进行了大量研究并且成果丰硕的研究领域。如何做出有新意的研究着实令我苦恼。我的导师许启发教授建议我多查阅文献,力求结合新方法和现实需求有所突破。
2014年中国首次超过美国,成为世界外商直接投资(FDI)流入量第一大国以来。FDI的结构性变化和流入规模的不断扩大,使得调整政策导向、优化投资结构、提高外资利用效率成为接下来的工作重点。FDI一直被西部欠发达地区视作解决资源瓶颈和技术落后的重要手段,各地政府都极为重视。而FDI却表现出长期锁定在东部地区的特征,西部的外资流入占比极低。分析外资流入的区间选择和比较地区间外资利用效率成为我的关注点。同时,对新结构经济学中有为政府的思考让我更关注地区间政府引资效果的差异。
尽管目前对FDI外溢的研究成果丰硕,但大量研究结论是单调线性的,这样的结论不能揭示FDI流入的阶段性特征,也不能考虑各地区发展水平的差异,从而削弱了引资政策的时效性和针对性。而在文献阅读和比对分析中,对门限方法的学习让我认识到这是分析FDI外溢的新方法,也确定了研究的主要内容——根据门限特征找到各门限变量促进FDI外溢的合理区间,形成有针对性的引资建议。
文章首先对FDI主要影响因素进行理论证明。通过借鉴微观经济学中比较成熟的市场竞争模型——斯塔克博格模型,来分析外资引入后内外资企业间竞争与合作的博弈。理论推演了在不同成本差异和技术改善条件下,FDI外溢的差异性。模型在理论上证明,内外资企业间金融成本落差是影响FDI外溢效应的主要因素,金融发展条件、市场规模条件可能促使FDI提高外溢效应,也可能成为阻碍,其影响具有门限特征。
理论证明为实证分析提供了基础,只有用科学的方法对理论结果予以验证,才能更具说服力。论文的实证研究进行得比较艰辛,从数据选择、模型构建、变量的选取和甄别,到数据结果的解释,这一系列过程不断反复调整。我们的数据选择了大规模城市面板数据,从最初的271个样本城市,不断因为数据缺失等原因反复删减,最终确定为221个。数据历史区间也最终更新确定为1997年到2014年。所幸最终模型是比较显著的。通过分析,我们发现,金融发展条件、人力资本和基础设施条件具有保健特征,只有达到初始门限才能配合外资,形成正向外溢效应;不达标的城市无法充分发挥FDI的作用。而市场规模条件具有合理利用区间,市场规模过大或过小都不利于FDI的正向外溢。
论文付梓成文的关键过程是外审和修改、定稿。要特别感谢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和《经济评论》编辑部在2017年举办的新结构经济学专辑征文活动。专家给出了很好的修改意见和建议。我们对每个问题都进行了认真回答和有针对性的修改,论文的修改意见是我们完善和提升论文水平的基础,也深化了我们的研究。随后的文章校对工作繁复细致。《经济评论》编辑部的老师与我通过邮件和电话进行了十余次的沟通,对很多的符号、图表、公式,甚至个别字都进行了认真细致的核对、校正。这个过程确实发现了由于粗心所犯下的低级错误,最大限度地避免了文章的差错。
经过共同努力,文章终于见刊了。写作过程充满了艰辛与挑战,但回头再看却满是欣喜和欣慰。
 
(《新结构经济学视角下FDI外溢效应的门限特征分析》载于《经济评论》2017年第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