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观察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经济观察 > 公共经济学
新京报社论:涉企“收费清单”让减负“看得见”
发布时间:2017-03-16 10:05:19

摘要:建立税费清单的必要性,不只在于廓清企业真正税费负担,还在于保持中国经济的竞争力。

原文发表日期:2017.02.10

 

继日前发改委回应娃哈哈的税负问题之后,清费又再一次成为昨天国务院常务会议的焦点议题。会议决定,将进一步清理和规范涉企收费,持续为实体经济减负。

国务院部门带头治“费”,涉企收费将建立目录清单制度,此次规范涉企收费工作部署中提到的这两点,无疑熨帖人心。

在网上,这番动作也备受关注,尤其是建立收费清单制度。此举可以说是用“台账公开”的方式,给乱收费打上一针清醒剂,以约束地方政府收费的自由裁量权,也压减那些“巧立名目”的奇葩收费存在的空间。

税和费作为现代政府财政收入的两大组成部分,并非中国独有。“设禁重税,非所以便民”,自2013年以来,中央层面就在推动减费降费,统一取消、停征、减免涉企政府性基金和行政事业性收费496项,地方取消收费600项以上,力度不可谓不大。但为企业减负,显然未到竟时。前不久企业税负问题广受聚焦,究其根本,在于一个字:乱。

到目前为止,无论是企业和个人,恐怕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完全搞明白,到底有多少项目需要收费、谁来收费、收费的原因又是什么、收了的钱又去了哪里。和税收法定、税率和类目相对清晰相比,收费具有极大的不确定性和随意性。

而“清单制度”,要改变的就是这种“糊涂账”的局面。作为推动财政收支公开透明的积极举措,它抓住了问题关键。起码接下来的地方收费,就无法胡编乱造一个由头就开始收钱。

正面权力清单制度,在税费改革中其实一直发挥着积极的规范效应。早前收费项目的不透明、随意性强,就困扰着很多外贸企业,而去年整顿和规范进出口环节经营性服务和收费的改革中,正面清单框定和公开了收费项目,简化了收费程序,大大降低了进出口企业的制度性成本。

本质上,无论是此前针对自贸区的负面清单,还是这次的正面清单,都是给权力和责任划清楚明确的边界。用李克强总理的话来回答,“权力清单”就是要明确政府该做什么,做到“法无授权不可为”;给出“负面清单”,明确企业不该干什么,做到“法无禁止皆可为”;理出“责任清单”,明确政府怎么管市场,做到“法定责任必须为”。

只有给出一个明确的收费清单,让政府和公众心里都有明确的一本账,税费轻重的共识才能自然清楚明晰;也只有完善这些清单,收费权力和提供公共服务的责任才能更清晰,减负与负担反弹的困局才能克服。

建立税费清单的必要性,不只在于廓清企业真正税费负担,还在于保持中国经济的竞争力。当下美国等国家都在推行减税,以此来冲抵经济增长压力,有专家也预言,减税国际竞争将至。在此语境中,国内建立涉企收费清单,切实推进减负,也能以减税的“放水养鱼”效应,推动经济转型升级,让中国经济释放更充足的潜力与活力,也更具竞争力。

涉企收费清单制度迈出了制度化税负的攸关一步。接下来,科学、高效的清单明晰后,中央、国务院也不妨对地方落实情况跟进督导,人大也对征费情况进行监督,让“减负”红利不打折扣地显现。

 

文章来源:《凤凰评论》,转载自《新京报

详见:http://news.ifeng.com/a/20170210/50673538_0.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