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观察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经济观察 > 宏观经济学
颜色:通过调控和引导,推动中国统一大市场形成
发布时间:2017-06-19 10:30:12

摘要:中国的市场整合度不断提高,国内的统一市场逐步发展。统一的国内市场成为改革开放以来经济持续快速增长的重要经济背景。

原文发表日期:2017.06.11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呈现出井喷式增长,在不到四十年的时间中,已经成长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经济的规模和质量都在不断的提升。在造成中国经济奇迹的诸多因素中,统一的大市场扮演了重要角色。中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因此一个创新产品的出现将会迅速在全国范围内推广蔓延,同质、统一的市场扩大了创新产品的影响力,广阔的市场预期摊薄了创新的成本和风险,极大地鼓励了创新创业行为,这使得当前中国成为了最具活力的经济体之一。

与此同时,相比于同是金砖国家的印度,中国在社会层面不存在因为种姓等制度造成的天然阶层分割,政治和地缘层面也不存在联邦制政治制度下的各邦地方主义、各自为政的制度分割,同时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有良好的交通物流基础。因此虽然印度同样幅员辽阔、人口众多,但是却没有形成中国这样的统一大市场。在中国未来的经济发展进程中,应当珍惜当前形成的统一大市场格局,充分发挥市场经济的作用。

中国统一大市场的格局有着深远的历史渊源和政治滥觞。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统一全国之后,下令统一度量衡、文字、车轨,同时修建了四通八达的“驰道”用以传达君令,将天下郡县联系在了一起。随着时间的推移,当年的“驰道”早已荒草萋萋,然而“书同文,车同轨”的统一理念则一直存续,融入了纵贯中国两千余年君主专制中央集权制度的血脉。

实现政令畅通,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中国古代的邮驿系统。所谓邮驿,指的是中国古代设立的以传递公文、接待过往官员为主的官方交通通信组织,有时也运输官府所需物品。陆路驿道系统四通八达,既能够在规定的时间内将重要的信息进行高效传达,同时也可以用于转运粮草和军队。与此同时,中国有着得天独厚的水路运输系统。除了支脉广阔的长江流域,珠江流域,北方的黄河流域、淮河流域等内河航道之外,隋朝开凿京杭大运河更是将中国南方与北方的水系连接在了一起,形成了贯通整个中华帝国东部核心区域的交通大动脉。驿路与水路交通一道,形成了中国古代通畅、多元、高效的交通体系,极大地降低了物流成本,提高了市场的整合程度。

统一市场的形成对于粮食交易有着重要的影响。粮食是古代中国最重要的商品之一,粮食市场是否健康直接影响着国计民生,对帝国的稳定产生重要的影响。受温带、亚热带季风气候影响,中国气候环境复杂,极端气候时有发生,为了在灾荒时期保证粮食供应,统治者建立起完整高效的赈灾体系。在灾荒到来时,短期内粮价出现上涨现象,此时一方面政府能够通过行政手段调拨粮食,同时在统一的国内市场中,周边各地的粮商在市场套利的驱动下能够通过通畅的陆运和河运系统迅速将口粮运抵灾区,带来大量的粮食供应,平抑粮价,实现社会稳定。这种观点已经得到了经济史学家的证实。

2011年笔者发表在《经济研究》上的一篇研究中,曾利用十八世纪清朝粮价的月度变化数发现内河航运对市场整合程度的提高有着重要的作用,同时观察到水路交通更为发达的南方在市场整合度上要高于北方。法国著名的历史学家魏丕信也认为,中国的漕运制度是中央政府高效的组织能力的重要体现,这种前工业化时期的制度安排对维护国计民生产生了重要的积极作用。

工业革命之后,现代化的交通设施引入中国。1881年,第一条国人自建铁路——唐胥铁路建成运营,随后在中国开始了兴建铁路的浪潮。铁路运输凭借其强劲的运力、低廉的成本,逐渐取代驿道运输成为陆路运输的重要交通工具,与内河航运交织互补,进一步促进了国内市场的一体化程度。

长期以来,人们都普遍接受了这样一个观点,即中国历史上一直处于分散的小农经济框架之下。然而无论从制度史的角度还是从经济史的角度,我们都能够看到在历代帝国统治者的推动之下,中国的市场整合度不断提高,国内的统一市场逐步发展。如今,统一的国内市场成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持续快速增长的重要经济背景,然而站在时代的节点上,我们也意识到问题依旧存在。中国市场整合度的区域差异依旧存在,应当通过调控和引导进一步缩小南方与北方、东部与西部在市场整合度的差距,推动统一大市场的形成。同时,通过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提高服务业效率等方式进一步降低物流成本,推动市场整合度的提高。

如今,中国改革逐步迈入深水区,我们更加需要利用好这笔历史遗产,让它在中国经济深化改革的过程中更好地发挥作用。

 

文章来源:《凤凰评论》,转载自《北京青年报

详见:http://pl.ifeng.com/a/20170611/51226818_0.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