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观察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经济观察 > 其他专题
张连起:“特朗普经济学”:一杯难以下咽的“鸡尾酒”
发布时间:2017-03-30 10:00:47

(作者系全国政协委员、财政部会计标准战略委员会委员、瑞华会计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

 

  “特朗普经济学”的意涵是什么?

  如果说特朗普经济学(Trumponomics)有一个公式,那就是:减税+放松金融监管+增加基础设施建设投入+贸易保护。这套经济政策组合,缺乏一致的经济学逻辑,存在明显的内在冲突,看起来更像一个“怪胎”。

  “减税+放松金融监管”,一直都是共和党的核心经济政策。通过减税来扩大企业投资和私人消费;放松金融监管,废除奥巴马政府时期通过的《多德—弗兰克法案》,增加金融行业活力。这两种经济政策,核心是通过增加企业和私人杠杆,来推动经济增长。

  “增加基础设施建设投入”,一直是民主党的经济政策,历史上,共和党比较反感这项经济政策,因为这意味着增加政府财政开支,同时推高通胀水平。

  特朗普主张对部分国家征收惩罚性关税,强制要求制造业回流,放弃TPPTTIP,放弃多边贸易谈判,重归双边贸易谈判。这与共和民主两党尊重自由贸易的主张不合拍。

  “特朗普经济学”能实现吗?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发生至今,美国失业率从衰退时的9.6%降低到目前的5%左右,接近所谓自然失业率。但经济增长依然乏力。美国经济的复苏步伐一直是正常经济周期的一半,复苏以来八年的年均GDP增长率只有1.8%2016年可能只有1.5%,远低于2000-2007年间2.65%1981-1999年间2.26%的年均增长率。尤其是就业人数对工作年龄人口的比率只有56%,比危机前降低了4个百分点,相当于闲置了一千万人原本可以创造财富的生力军。

  当经济成长低于其潜在趋势时,传统凯因斯主义药方是采取积极扩张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刺激总需求。积极财政政策外加提升市场杠杆,有助于提振经济,这是一些人对特朗普经济学感到乐观的原因。不过也要看到,政府大规模减税,除非能够同时大规模减少财政开支,否则就会增加财政赤字。历史上,每次税率的大幅削减只能有限地提高联邦政府的税收总量,但税收占GDP的比例则往往不是上升而是下降;减税对企业投资和就业增长的推动也不确定,减税的通胀预期可能推高股市进而吸引企业进行短期投机,富人从减税中得到的好处也更可能节省下来而不是消费掉。减税对经济增长的效应无论是投资还是消费都比较有限。积极财政政策导致强势美元,也会对美国商品出口带来麻烦。放松金融监管和加杠杆会增加企业和家庭部门债务,放大资产泡沫,也可能引发金融体系危机。

  特朗普经济政策可能带来债务和赤字螺旋式上升风险。而贸易战一旦打响,将会给美国经济带来重创。至于制造业回流,在缺乏人力资源和完整产业链的背景下,也很难获得太大成就。

  特朗普希望通过解决财政赤字,限制政府支出等手段,在美国这样一个面临长期储蓄不足的国家恢复经济增长,意味着国家储蓄的进一步压缩,这也揭示了“特朗普经济学”的阿喀琉斯之踵:明显的贸易保护主义偏见,而它与美国依赖外汇储蓄和贸易赤字以维持经济增长的模式相矛盾。

  美国一直面临低储蓄率的困扰。所谓国民储蓄净额(国民储蓄净额=国民可支配所得-国民消费;国民消费=民间消费+政府消费)在2016年只占美国国民收入的2.4%。虽然这一数据比起2008 2011年的负面储蓄状况已经有所改善,但仍远远低于二十世纪最后三十年平均6.3%的平均水平。由于储蓄不足以及增长前景不明朗,美国必须从国外“进口”其他国家的过剩储蓄。而吸引外国资本的唯一办法就是大量的经常性项目赤字和贸易赤字。

  目前美国国会中,共和党在参众两院都占多数,对于减税和放松金融监管这两项共和党支持的经济政策,预计会取得一定成果;对于共和党议员无感的基础设施建设,预计落地时间要超过一年;至于贸易保护政策会实行到什么程度,则具有重大不确定性。

  总之,特朗普经济学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提振美国经济,但是其所面临的风险也不小。特朗普未来4年执政期间,美国经济可能重回2%以上,但是要达到特朗普政府所期待3.5%的增速,真正走出经济增长低谷,还缺少乐观的理由。

  贸易保护主义、储蓄不足和财政支出赤字,混合成一杯难以下咽的“鸡尾酒”,特朗普似乎非要一饮而尽。

  特朗普经济学对中国经济的影响

  总体而言是机遇与挑战并存,机遇大于挑战。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斯蒂格利茨教授认为,启动贸易战美国经济将会成为最大输家。根据摩根士丹利的测算,即便提到45%的惩罚性关税,中国的总出口仅会下降13%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应用宏观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麦奇宾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撰文称,模拟发现,发动贸易战对美国没有好处,如果美国对所有进口商品提高40%关税,美国的GDP将下降1.2个百分点,如果所有国家都展开报复,美国GDP将下降5.2%个百分点,步入深度衰退。

  特朗普不对中国产品征收45%的关税应该是一个大概率事件,但可能会威胁使用更多具有针对性和局部性的保护主义措施,预计会针对部分中国商品提高关税或设置壁垒。

  2017年美元仍将维持强势。只要美联储加息,美元就会走强,而美元强势会增加人民币贬值压力。

  似乎是暴风雨前的宁静,迄今中美还没有真正交手。现在猴急的应是特朗普们,中国反倒可以冷眼旁观、气定神闲、以不变应万变。该来的总要来,天塌不下来。

  特朗普提出要“让美国再次伟大”,试想离开中国这个全球最有活力的大市场如何能伟大起来?一旦准备与中国经济发生碰撞,究竟是谁的承受能力强?如果特朗普政府准备与中国大打(不是指小大、中打)贸易战,一定是打错了算盘。两国经济相互依存、彼此相融,中国有能力也有手段进行反制,美国要承担的后果将是自身承受不了的,而中国经济的内需空间和韧性强度超出外界想象。

  中国经济的成功在于,我们在连接全球经济的供应链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如果历史曾教会我们什么,那就是,坚持“四个自信”,坚信民族复兴的力量!

 

文章来源:和讯网

详见:http://opinion.hexun.com/2017-02-03/1879833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