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观察

沈阳:跨业竞争推动移动支付升级与发展
发布时间:2016-03-11 10:13:14

作者简介:沈阳,政治学者,时评作家。

 

当前,我们愈发清晰地看到中国经济出现的三大趋势:第一是全面深化改革与市场化;第二是新技术、新经济和新商业,代表物是移动支付的出现和“互联网+”的风起云涌;第三是伴随着新兴城镇化的逐步推进,中国确定进入老龄社会,需重建养老体系和国民教育体系,即大规模地进行社会重建,一些行业将会重组。但,更出乎预料的趋势其实还有一个,跨业竞争将给移动支付一个中国梦,并将改组各行各业。

跨业竞争让移动支付进入并重组各行各业

如果从瓦特改良蒸汽机标志着第一次工业革命的开始算起,于人类生产方式转型而言,上述三者之中只有一个趋势体现一种长足的进步,那就是新技术、新经济和新商业的发展。而这正是以“互联网+”和移动支付进入各行各业为重大标志的。明智之士清晰地认识到,如果固步自封,不适应这个时代的发展,经济领域内的任何既得利益都会被摧毁。由此,建立在大数据基础上的“互联网+”成为2015年中国高层主导经济体制改革的重点词。

而对投资者来说,更关注的是市场竞争问题。在过去,竞争经常发生在相似者或者说同行之间。举例而言,雨伞的竞争对手是雨衣,这个品牌的雨伞的竞争对手是另一个品牌的雨伞。这就是所谓“同业竞争”或“业内竞争”。“互联网+”进入人类社会后,除了衣食住行这些实体经济之外,在服务业和商业等领域,则呈现了层出不穷的“跨业竞争”或 “业外竞争”。

亚马逊本来仅仅是一个网上书店,它的竞争对手是实体书店,另一个竞争对手是其他网上书店。亚马逊的成功是以实体书店的大规模衰退为“代价”的。卖书成功意味着亚马逊有了流量和数据,也就是大数据。亚马逊的成功如果仅仅是卖书成功,那么其最多能催生出物流行业,也算不得什么。可是亚马逊逐步进化成网上百货,它超前投资了平台功能,记录消费者的消费行为,在强大物流的支持下,进行云计算。不仅如此,它还提供出色的KDPKindle和出版服务)。换而言之,看似长期亏损的亚马逊颠覆了书店和出版业,如果成功发展,还能干掉零售百货业,冲击物流业,让一些曾经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产业翻天覆地。

中国民营物流业老大顺丰干的也是“跨业竞争”的事情。谁能想到旗下的“顺丰优选”和门店“嘿客”会卖起澳洲牛腱和牛腩、加拿大北极虾以及冰岛红鱼。不搞优惠的情况下,澳洲牛腱的销售价格是69元一公斤,这个价格依然远远低于南中国几乎所有菜市场的牛肉价格。如果顺丰优选获得成功,那么超市里的牛肉摊位一定倒闭,不仅如此,卖牛肉的菜市场摊贩也得改行。对他们来说,幸运的是现在的家庭主妇大部分还是中老年人以及顺丰优选目前还没有足够的能力将这项服务延伸到珠三角、长三角之外的中西部地区。

简单地说,如果亚马逊的商业模式是成功的,沃尔玛就岌岌可危;如果微信能成功,中国电信、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三大运营商就只能走向管道化;如果阿里和腾讯代表的互联网金融能成功,那么中国的16家国有上市银行就会面临危机;如果余额宝和理财通能成功,那么传统基金就会出现史无前例的大问题。而这一切,所导致的必然结局是移动支付的成功。如果这一切成功了,移动支付就能成功地让传统信用卡和银联等垄断行业所提供的金融服务终结。以目前来看,这已经是大势所趋。对传统服务业来说,唯一的利好就是当前的行政审批制度还没有完成改革或者没有更大规模的改革,以至于互联网金融和移动支付,如果要从“律法主义”的角度来看,就是非法的,至少是违规的,应该让有关部门积极掐死。

一切都会改变,没有行业能逃避这个局面。甚至连最传统的种植业和畜牧业都会发生变迁。中国乡村的养牛大户暂时没有感觉到,是因为顺丰优选的澳洲牛肉还没有配送到全国各地,但这一天迟早会来到。这就意味着“互联网+”所带来的跨业竞争将把整个中国都送给 “移动支付”,并让中国整个传统金融业面临大重组,而其中一些相对弱小的银行或者失去活力的大银行,如果没有国家的支持,那么根据十八届三中全会的说法,“银行存款保险制度”就显得更加重要。

优步(Uber)在全球被围追堵截说明移动支付的春天已经来临

全面深化改革和新技术浪潮的合流是上帝赐给“中国经济不升级就死亡”这个改革结论的一个礼物。互联网媒体的异军突起让传统媒体的脸色很难看。现在民企做广告的老总都清楚地知道,一份地区性大报的影响力很多时候不如一个网络大V的影响力,而网络大V是可以靠民营的公关公司来运作的。互联网媒体的异军突起,却没有伤害到传统媒体里的交通广播电台。道理很简单,出租车司机不可能边上网边开车。这样,交通广播电台在汽车、汽车用具等方面的广告,应该“千秋万代”了吧?谁能想到,它死在了“滴滴打车”和“快的打车”手中了,而非媒体行业的“同业竞争”。无论目前政府如何管制,产权国有和行业进入都是大势所趋。这就是为什么最近上海等地开始考虑对滴滴快车进行招安。

看来打车软件够强大,居然能干掉一个传统媒体。既然它对既得利益的威胁那么强大,那么通过行政手段干掉一些打车软件就成为大势所趋。这里说的不是中国的北京或者广州,而是老牌西方国家法国。20154月,法国巴黎派出警队“严打”优步(Uber)。当月某周六深夜,3辆不起眼的汽车在巴黎瑞福里大道上载着6个持枪的便衣警察。他们的特殊“使命”就是稽查非法载客的优步租车服务。而在中国掀起“复仇者联盟2”行动的优步依然宣布要在法国扩大市场。在全球范围内,关于优步的相关争论、法律纠纷从未停止过,全球不同政体的多个大国也对优步磨刀霍霍。即便如此,优步仍然凭借强大的用户基础打入全球58个国家和地区,处理了将近1700万次服务支持请求。以至于有数字说,2015年优步营收预计将达到100亿美元,扣除司机的大约80%分成,净营收大约为20亿美元。

今年1月份,法国政府正式通过立法规定所有出租车司机必须拥有职业执照,并且禁止优步这样的可以定位汽车位置的软件。如果说中国正在逐步废除一些不合理的行政审批制度,那么法国就是试图将中国曾经认为特色、而要被全面深化改革的旧体制变为法国“特色”。作为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的法国尚且如此,这是否意味着优步的时代不会到来,或者仅仅停留在当前这样在全球范围内被围追堵截呢?如果不是,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优步(Uber)是一家美国公司,一直深受美国联邦政府的保护。这家诞生于加州的互联网公司受益于美国自殖民地时期就有的自由开放思想和延续到今天的“小政府主义”模式。即便我们今天说美国政府越来越倾向福利主义思潮,但与其他发达国家相比,美国的福利主义属性要小了很多,也因此,美国人保持了强大的创新传统,例如盖茨的微软、乔布斯的苹果。这些新科技产品更多只能在美国产生,而不是在德国这样的国家,更难以在法国和英国这样的国家诞生。也许,如果Google在英国创业,布林和佩奇就要坐牢。

今天我们是如此热烈地肯定工业革命时期瓦特改良蒸汽机、以及后来汽车得以发明等重大转型事件对经济发展的卓越意义。但在1896年,底特律政府约见了亨利·福特,指责一种叫做“汽车”的交通工具非法载客,其快速的行驶既带来交通事故,又冲击了马车运营者的合法权利。你能想象这种故事吗?真相确实如此,马车的受益者长期仇恨汽车。1820年蒸汽汽车发明后,因为火龙般的烟火、巨大的扬尘和雷鸣般的噪音,使行人受到骚扰。1858年,英国人立了《红旗法》规定,“在郊外限速4英里/小时以下,室内限速在2英里/小时以下,而且在蒸汽汽车前方几米远的地方要有一手持红旗的男人先行,以便人们知道将有危险物接近”。这些今天看来让人忍俊不禁的立法还存在吗?确实可能存在。

由此来看,如果优步所代表的商业模式是正确的,那么各国政府对优步打击得越起劲,其打击手段越升级(不仅如法国派警察出来,甚至派军队出场),那么实际上证明这个打车软件对旧行业和旧利益的冲击越猛烈。一旦纳入到全球竞争力比较来看,“东方不亮西方亮”,那么就意味着,那些越倾向打击优步的国家的核心竞争力就会被削弱而逐渐陷入落后局面。因为人的需求是客观的,那么越封闭的市场越容易被一个强大的商业力量给摧毁。这里遵循的是竞争性的“丛林法则”,打破这种制度壁垒并促使市场进步是迟早的事情。换而言之,新技术、新经济和新商业必然胜出,优步在全球被围追堵截说明移动支付的春天已经来临。

移动支付的时代更需要优质实体服务,也更需要技术安全

德国在二战反思体制下形成及倡导多中心秩序中良性运行的顶层设计能力。这个国家集中了国内大多数的行业精英为全球提供了最先进的汽车制造业。西门子最近推出了集大数据和车联网概念的停车系统来解决欧洲的停车难问题。西门子开发了雷达停车位系统。西门子公司尝试在柏林对40个停车位搜索雷达传感器进行测试,并将一定范围内的路面状况和停车信息,通过智能手机APP传输给用户,进而导航仪则自动建议车主选择适合其车辆尺寸的潜在空位。相比中国,热烈欢迎了“移动支付”的德国自然有其制造业优势(这点与法国很不一样);但对比美国,德国也会显出其明显的劣势。

“滴滴打车”和“快的打车”在中国是红极一时的APP软件。但在德国,这类软件没有多少市场,德国所有的出租车或私人租车都有相应的APP和移动网站。也因为强大的金融监管能力及金融自由化、市场化下的充分竞争,德国所有的银行都有网络营销和APP移动产品,所以中国的余额宝和理财通在德国也基本没有影响力。德国几乎所有传统产业,都对“互联网+”的时代趋势进行积极调试。

而在中国,传统产业对“互联网+”的仇恨,深刻反映了一群守成者的不自信。在这不自信的背后,体现的是守成者们极度缺乏对工业和社会进行改造的诚意和能力。在改革开放的三十年多年里,中国最先富裕起来的传统产业投资者基本分为两类:国企和民企。国企有自己的经营和理财机制,16家国有上市银行的利润几乎占据了中国所有银行一半的利润。他们不需要“互联网+”,他们只需要把现有产业结构的好处发挥得淋漓尽致即可。而民企,即便他们有着非凡的勤劳和智慧,一旦他们经营的是传统的实体经济,面对“互联网+”的攻势,而他们又难以招聘到那些既懂编程算法、又懂生产流程、还绝不与淘宝小二分广告提成的互联网人才。这样的传统产业形式,怎会不日渐没落?

对投资者来说,只有愿意并主动适应这个信息技术时代,“互联网+”才能给传统产业插上腾飞的翅膀,前提是“愿意”。不要被阿里巴巴的成就蒙蔽了眼睛,与德国对比,我们可发现,中国欠缺了什么,需要怎么办。

德国的经验告诉我们,有一些东西永远不会过时。房地产业不可能在互联网里盖房子,因为虚拟的房子是不好住人的。互联网公司再厉害,汽车和飞机不是他们制造的。自媒体营销再强大,内容不能胡说八道,新闻的专业精神永远不过时。即便网络上可以审理案子,有期徒刑也必须在监狱里执行。换而言之,个人的力量再强大,代替不了思想学术共同体、法律人共同体的集体力量。尤其是对媒体来说,一些机构深思熟虑的研究,远远比个人激情性的写作更接近真相。因此,诸如“互联网+”必须以优质服务为基础、管理永远要和团队的教育相结合,对所有产业来说,都是强者之道。中国产业转型,将会见证这个道理。

在这个意义上,最近许小年教授《逐条批驳“互联网思维”》这篇文章有其远见卓识的一部分。许先生指出传统产业应该“+互联网”而不是“互联网+”这个观点非常了不起。但如果我们将“跨业竞争”这样的互联网竞争方式纳入到经济发展变迁的角度来思考,那么许先生对互联网思维的批评更多只有经济学上的探讨而不是市场自身的价值。

与许小年教授的学术性不一样的是,市场正在做“亡羊补牢”的工作。东莞目前过万人的鞋厂寥寥无几。“在一些缩减规模或倒闭的大型工厂原有厂房里,演变成三五家甚至十来家几百人或几十人的微小鞋厂,貌似一个小型的工业区,订单直接对接淘宝、微店等新零售端。东莞鞋业并非一片哀鸿,反而露出一些生机,鞋业持续处于转型升级中。由此来看,移动支付,注定已经进入一个时代,“小微企业”和订单式特制正在迎接中国的明天。

越是如此,移动支付时代越需要注意技术安全。20155月份,中国的陌陌、网易、支付宝、携程这4家互联网公司接连出现了安全故障。笔者曾在一篇文章中指出,“与国内不怎么重视数据安全相比,在强大的技术团队的主导下,欧美互联网公司更能确保数据安全。其操作系统、硬件平台、文件系统、网络交互,分工合作且井井有条,能够突破上传下载、增量、加密、索引、存储分层、海量小文件、备份和恢复时间窗口、集中管控等综合技术难点”。反之,如果“互联网+”不是拒绝技术担当,不是拒绝优质实体服务,那么在发展转型中的“互联网+”即便出现了一些事故,也并非不可原谅。移动支付本是技术行业,应当积极纠错,精益求精,力求防患于未然。

总而言之,注重技术安全的“移动支付”的使命是为类似德国这样的优质实体经济服务。而政府的责任是为“移动支付”提供合理法制下的自由竞争环境。中国未来的经济发展应当是充分结合并发挥德国和美国两种社会结构的优势。就此发展趋势而言,“互联网+”思维下的跨业竞争正给移动支付一个中国梦。

 

文章来源:南风窗网站

详见:http://shenyang.blog.21ccom.net/?p=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