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观察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经济观察 > 法律和制度经济学
聂日明:力避制度成为“双创”的绊脚石
发布时间:2017-09-11 16:04:47

摘要:政府要接受创新带来的挑战,在没有确凿证据证实创新的危害远大于益处时,政府应当容忍创新对原有管理体制的“冒犯”。

原文发表日期:2017.07.13

 

面对保障和扩大就业、优化经济结构、加快新旧动能转换等目标,李克强总理712日主持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把双创推向更大范围、更高层次、更深程度,并在创新政府管理、促进产业升级、强化人才支撑等五个方面做了部署,强调要对新业态新模式实施包容审慎监管,适应新型和灵活就业形态,完善社保、税收等相关政策等。

创新是中等收入国家迈向高收入国家的必经之路,以科技创新提高全要素生产率(TFP),才能与先进经济体竞争,同时避免与低收入经济体的廉价生产成本进行竞争。

对中国来说,创新有两重含义:第一,创新是未来中国经济增长的引擎,今日对创新的支持是明天经济增长的投资;第二,创新是经济结构转型的手段,是短期内拉动经济增长的动能。这是近些年中央政府强调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双创的背景。

中国企业的创新与创业并不算太差,全球视角来看,中国企业在互联网领域的创新创业已经仅次于美国,中国的两家互联网巨头的市值甚至超过传统的巨无霸央企,但要达到创新驱动发展,还远远不够。

首先,双创需要政府有为。无论创新还是创业,都需要人才,各级政府吸引人才的方式是制定各种人才计划,如各式各样的“XX学者“XX计划,给补贴、送户口,这种机制解决了一部分高端人才的需求,但也有致命的缺陷:指标有限,限制了吸引、留住人才的总量。这种有为的财务成本也很高,还容易造成区域间人才分布的进一步失衡。

正常的市场环境,一个真正的人才,市场会提供足够的物质激励去吸引他,政府要做的事情是吸引足够多的人,为所有人提供宜居的环境。人才政策应该回应人才最关心的需求,一般包括子女教育、住房、社会保障、医疗健康、环境清洁与食品安全等。本次常务会议回应到这些需求。现实中,很多城市在这方面做的并不好。外来人才的子女无法在工作地接受义务教育、外国人难以参加医保等等。

户籍改革的滞后可能是前述问题的原因,短期也很难有较大的松动,但政府依然可以有所作为。外来人才想落户大多为了子女的教育,政府应当予以落实。部分地区难以一步到位,可以分步实施,给出过渡方案,逐步降低门槛、渐次增加供给。这些都是政府应当有为的地方,既促进双创,又可以推动关键领域的改革,中央各部门也应该通过转移支付,让钱随人走,激励地方政府做出变革。

其次,双创也需要政府适当无为。应当承认的是,如果没有利益冲突,绝大多数政府部门都对创新都是持欢迎态度,但没有利益冲突的创新,只能对现有经济做加法。然而,所谓创新,从来就不是规定动作,必然伴随着对现有制度的突破,改革到了今天的地步,大多数创新都会对传统行业有一定的替代或冲击,会打破既有的秩序,会挑战现有的监管规则。

政府的有法必依、精细化管理是一件好事,但需要立法可以顺应时代趋势。但不少行业管理部门习惯了企业听话、帮政府解决困难、不添乱的市场环境。新事物带来的全新经济格局,也挑战了行业的管理模式。大多数市场主体的创新,首先考虑的是自己和消费者的利益,而不是如何服务政府,这种落差让部分思维僵化的行政部门和地方政府很难接受。

部分企业反映,行业管理部门不愿意和他们沟通,倾向于单方面坐办公室闭门决策。在精细化管理与法治意识上,一些行政部门也经常出现选择性执法:有利于它们的法律就执行,不利于它们的法律就避而不谈。

本次常务会议强调要创新政府管理,对新业态新模式实施包容审慎监管。所谓包容,有两层含义,首先,制度要能包容创新,不会过多干预市场,以此避免制度成为创新的绊脚石。其次,在急剧变革的时代,严格执行旧有的严厉规则未必是最优选择,适当的无为也是一个不错的政策选项。这意味着政府要接受创新带来的挑战,在没有确凿证据证实创新的危害远大于益处时,政府应当容忍创新对原有管理体制的冒犯

 

文章来源:《凤凰评论》

详见:http://pl.ifeng.com/opinion/zhengnengliang/266/1.shtml